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楚少霸爱小娇妻糯米团子 > 第485章 白蕊柔的计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路过其他房的时候,能够感受到房间里面传来羡慕目光。她很想告诉她们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不去见。
  她的心脏在靠近见面的时候不受她控的狂跳起来,她好像猜到了来的人是谁。
  果然,她见到了楚荣轩,好几天不见,楚荣轩好像变高了点,变得让她有点认不出来,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不太对劲的感觉。
  “阿音……”
  楚荣轩叫道,这个久违的称呼,他努力克制住情绪才没有让见面尴尬。
  “你来做什么?”
  凌菲音想到白蕊柔告诉她楚荣轩的反应,再想到楚荣轩对白蕊柔的告白,她对着楚荣轩的语气不自觉的冰冷起来。
  楚荣轩愣了一下,悲伤瞬间把他淹没,阿音,到底是有多不喜欢他,还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他。
  “我只是来看看你的情况,看看是不是和以前一样,果然凌菲音,你没了男人的帮助什么都不是。”
  楚荣轩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了最伤人的话。
  凌菲音直接离开,她本来想和楚荣轩好好谈谈关于孩子的事情,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谈下去,她怕一开口,哽咽的声音会把她的情绪暴露得彻底。
  楚荣轩面对凌菲音的背影同样觉得无力,他不明白为什么又是不喜欢的结局收尾。
  他转身离开,躲在拐角处的凌菲音这才走出来,面对楚荣轩的背影露出无限哀伤,她旁边的警察都不忍心催促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凌菲音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她还是觉得寒意从被子的角落里面钻进来,她想要逃,却无处可逃。
  她拉被子蒙住脸,装成睡觉的样子,抖动的被子把她正在做的事情出卖无疑。
  楚荣轩回到家中,被小云扯住衣服。
  “阿轩,阿音的情况怎么样?她在监狱里面是不是过得很辛苦,阿轩,你快去救救阿音好不好?”
  小云的眼睛里面都是泪水。
  楚荣轩很是奇怪,他明明要求了不准在小云和豆豆面前提这件事情,即使豆豆听不懂,到底是谁告诉小云这件事情的,
  “小云,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楚荣轩握住小云的肩膀。
  “今天我和其他人做游戏,一个小朋友过来推了我,她说我妈妈进监狱了,她才不要和监狱里面的人生的孩子一起玩。”
  小云揉了揉眼睛,这件事情她很委屈很难过,但她更担心凌菲音的处境,监狱听来就是好可怕的地方,阿音一定过的很辛苦。
  “我知道了,你去休息,你放心,我肯定会把阿音救出来的。”楚荣轩对小云说道。
  小云得了楚荣轩的保证,脸上带着泪水笑开了花,她相信阿轩肯定可以的,再没有比阿轩更厉害的人了。
  在小云离开之后,楚荣轩周身被刻意隐藏的冰冷倾泄而出,是谁走露了消息让小云承受这样的事情。
  经过他调查,那个孩子的父母正好在景焕树的公司上班,知道孩子和小云在同一个学校玩之后,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和小云玩。
  楚荣轩让人去教训了这对父母一顿,可是这并不能解决小云被同学排挤的问题,楚荣轩给小云换了学校,并打点好关系,保证小云不会受到影响。
  忙完了事情,楚荣轩回到家中看着凌菲音的照片发呆,这好像成了他的例行公事。
  阿音,我还是找不到证据证明你的清白,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楚荣轩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无能为力,突然他听到门被敲响的声音,他立刻收敛了表情。
  “进来。”
  进来的人是白蕊柔。
  “楚总,我看你今天心情也是不太好的样子,我这里有我朋友送我的一瓶好酒,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白蕊柔身上穿的是一件薄薄的睡衣,睡衣的款式很吸引人的目光,把她的好身材显露无疑。
  她以为楚荣轩一定不会拒绝她的邀请,她的每个动作都做得恰到好处。没有男人能够抗拒她这种魅力的,她相信。
  “不用,出去,我要休息了。”
  在白蕊柔还没有把东西放下的时候,楚荣轩便开口说道,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白蕊柔身上的衣服和她脸上的表情一样。
  白蕊柔的动作停在原地,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把自己的动作进行下去还是放弃。
  “楚总,都说一醉解千愁,况且有我在你身边,你什么都不用想的,我是你的解语花,我知道你内心深处的想法,没有人比我更合适和你一起喝酒了。”
  白蕊柔下定决心,即使颤抖着身体还是坚持说道。
  楚荣轩见白蕊柔不愿意离开他的房间,他站起身子离开。
  白蕊柔追上去见他是去了他和凌菲音的卧室,没有再追上去,她已经把楚荣轩了解得很清楚了,对于他和凌菲音的卧室,那是金地,绝对不许别人靠近的,靠近是要发火的。
  她不敢跟上去,只能不甘心的跺跺脚。
  楚荣轩躺在床上,床上还有凌菲音的味道,从凌菲音离开这个家之后,他便很少进房间,说来很蠢,他是怕进来多了,凌菲音的味道消失不见,而他再也感受不到。
  他这个七尺男儿在这个时候忍不住脆弱下来,阿音。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
  夜色是公平的,楚荣轩这边是黑暗的,景焕树那边同样是黑暗的,黑暗中只有景焕树的手机醒目的亮着。
  他扯了扯领口还是觉得呼吸困难,怎么可能!他父亲不是凌菲音和楚荣轩为了股份的事情害死的吗?为什么现在发消息告诉他,杀害他父亲的真凶抓到了。
  那个人还是他一直很尊重的伯伯。
  他想到他对凌菲音做的那些事情,还有凌菲音最后看他陌生的眼神,他到底做了什么!
  景焕树拿上手机,跌跌撞撞的冲到警察局,质问那个伯伯:“你为什么要杀了我父亲,为什么要逃走?为什么让我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
  警察见景焕树都有些癫狂的样子,连忙把他拉开。“先生,请你冷静一点。”
  “我冷静不下来。”景焕树呕吼到,把领带接下来摔在地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