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红尘白刃一相逢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片片吹落轩辕台(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凌慕华这般想着,纵身一跃,来到了临淄城前的平地上。

  他拍了拍衣袖,掸去灰尘。

  而此时,那白衣人终于来到了凌慕华身前不远的地方。

  这是个面容方正的国字脸中年人,看起来很是肃谨的样子,和背后那化血神刀的格调倒是有些不搭的感觉。

  凌慕华拱手一礼:“凌慕华。”

  白衣人也拱手回礼:“凉新愁。”

  凌慕华微笑:“来杀我?”

  凉新愁挑了挑眉:“然。”

  凌慕华点点头,月白色的长剑出现在手间。

  剑名,秋露白,本是酒的名字,用来作了剑的名字,因为她喜欢喝酒,喜欢喝秋露白,而剑,就是她赠的。

  他横剑作礼:“请。”

  凉新愁揽袖,单手致礼:“请。”

  凌慕华有些意外,这是春秋九国时北魏特有的礼节。

  想不到这位碧游岛门人竟然是北魏人。

  凌慕华没有再想太多。

  他出剑,是笔直的一剑。

  却好像裹挟来半片天地的灵气。

  无数的月华凝聚在剑尖。

  凉新愁只是轻轻招手。

  化血神刀飘出,旋转,如轮盘般,泼洒出一片血光。

  席卷半片天地的剑意汹涌地撞在旋转的刃芒上,不断冲击。

  然而。

  血光如一张巨口,不断消解吞噬这一剑的力量。

  凌慕华变式。

  沉腕一挑。

  刹那间,地气被引动。

  无数淡黄色光芒上泛,化作一道光圈,困向凉新愁。

  凉新愁抬手。

  化血神刀悬回头顶,轻轻一转。

  一线血光,直接在天地之间切开。

  淡黄色光圈和月白光华尽数破碎。

  凌慕华闷哼一声,倒退半步,嘴角渗出血。

  他抬剑一观,发现剑身上竟然不知何时附上了几抹血斑。

  追法溯源断根本。

  想不到化血神刀有这样的特性。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令其堪称绝世法宝了。

  反观凉新愁,脸色也白了数分。

  这等凶邪之物,到底是不好驾驭。

  凌慕华抹去嘴角的血,笑了笑。

  战斗才刚刚开始,他可不会在这里倒下。

  ******

  临淄城外,刀剑齐鸣。

  临淄城内,万籁俱寂。

  城里已入宵禁,更何况兵卒也早已离去。

  如今还在街上行走的,当然都不是一般人。

  武霄英是凌慕华麾下少数几个妙真境之一。

  他走在城西南的六齐街上,准备去看看某个角落里白日布置好的阵法,作最后的检查。

  这是他请示胡跃朝后获得允许的行动。

  然而,这一刻,他不得不停下。

  因为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大街中央,一袭灰衣孑然而立,手握一柄藏锋于鞘的刀。

  是郁鸾非。

  他已经等候多时了。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武霄英微微眯起眼,感觉到一抹不安。

  但他表现得很镇定,淡然道:“阁下面生得很,莫非是外面混进来的?有胆量这般出现,倒是让人意外。”

  郁鸾非笑了笑:“当然得出现,不出现怎么杀你。”

  武霄英瞳孔一缩,微退半步,暗里却已经是轻运法力:“想杀我,那便试试。我等大燕子弟既然选择了留下,就没想着要活着离开。”

  郁鸾非怔了一下,然后便是摇头,撇撇嘴道:“恬不知耻。江晨瑜倒是把你们培养得很好。”

  武霄英眸中闪过一抹冷芒:“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莫要用这些言语来试探。”

  话音落下,他的身形却是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便是在郁鸾非身后。

  武霄英的手里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把银色短剑,毫不犹豫地刺向郁鸾非脖颈。

  “你的剑,和你的人一样阴损,倒也是剑如其人。”

  郁鸾非抬了抬眼皮,血莲出鞘,反劈身后。

  如花瓣绽开,不着痕迹。

  武霄英脸色一变,不得不揉身而退。

  他的身形飘出好远,如柳叶般落在远处。

  但他神情阴沉,左手泛着灰光按住小腹,那里有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汩汩流出。

  郁鸾非转身,静静看向武霄英。

  武霄英微勾嘴角,阴狠道:“血莲刀,原来是燕少主麾下,当真久仰。”

  郁鸾非双眉微蹙:“你竟然知道我的底细?”

  “哼哼,当初辽阳城未能将你斩杀,实在是遗憾。”武霄英厉声而言,左手却是在此刻松开,握住了又一柄银色短剑,至于小腹处伤口,似乎血已经被止住了。

  “原来辽阳城的变故也有你们的影子。”郁鸾非的眉眼间泛起一抹冷意,“也好,新仇旧怨一起算。”

  武霄英森然而笑,并不应话,但其含于舌下的丹药却是在此刻化开。

  他陡然低头咳出一口黑血,再抬头时,双眸竟显现出阴沉的纯黑,一缕缕黑芒飘忽而出:“桀桀,杂碎,受死吧。”

  郁鸾非皱眉,握刀的手更紧了一分。

  武霄英则是在此刻掠出,只一步便至郁鸾非面前,涌动的黑气在他身上凝成一副甲胄。

  郁鸾非不惧,刀作挑式,怒喝道:“你他娘才是杂碎!”

  ******

  皎月楼上。

  上官天落和归海清翡正在此间。

  这对师兄妹,凭栏而立,目光中都带着几分忧虑,落向南面的临淄城外。

  尽管知道自己的师傅很强,可这种关头,到底还是有很多拦不住的担心。

  如果可以,他们也想去帮忙。

  但他们都清楚,他们这样的实力,去了也是送死。

  所以,他们的任务,就是守好皎月楼。

  因为,这里是阵枢。

  一般的妙真境,很难对抗地仙,除非像陆念情那样的天才。

  上官天落和归海清翡都是妙真中的佼佼者,可对上地仙,却依然只能勉强周旋。

  可他们所求,不止是周旋。

  他们要赢。

  依凭阵法,是个好手段。

  一日的时间,集所有修行者之力,他们布了三个阵。

  那种覆盖全城的大阵,暂时不是他们所能接触。

  这三个阵是在临淄城内灵气最为浓郁所在布下,互为连环,遥有呼应。尽管这种呼应并不是特别牢固,但总比没有强。

  三阵之中,最要紧处,便是以皎月楼为中心的所在。

  皎月楼原本就有凌慕华布下的阵。

  那座阵,才是最不凡的。

  只因他凝聚了凌慕华十数载的心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