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楚荣轩凌菲音楚少霸爱小狂妻 > 第22章 为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凌总,你知道……那为什么……”
  何琳抬起头来,原来她知道,可这是明明把公司拱的给了别人,虽然是老凌总,可是凌菲音并不在意,再加上凌帆陆陆续续的给了她一些钱,后来她也就不再说话了。
  “你是我的秘书,且做有背我的事情,我可以除了你名,并让你臭在这一行里,但我不想这样做,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看着有些不相信的何琳,凌菲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有点让何琳感到渗得慌,这哪里是那个不明事非的人,这明明是个有心机谋算的人。
  “你还能用我?”还是不敢相信,何琳看着她,公司里她这种人叫吃里扒外,不忠心,老板没有一个愿意用她这样的人。
  “我说过,你还有职业道德,没有完全把我卖给别人,机会我想给你,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了。”
  “我愿意!”
  没等凌菲音的话说完,何琳不加思索的回答,并且还很激动,她双只手搭在桌子上,撑着自己有些所颤的身体,情绪异常。
  “大小姐,我虽然是老凌总推荐过来的,其实也是我自己愿意来的。”
  看着她情绪这样激动,凌菲音心里一动,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看着何琳,等着她往下说。
  “我其实是凌太太,就是你的母亲资助的一个学生。我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从小到大所有的生活费用和学费都是她资助,我的梦想就是大学毕业就进凌氏公司也算是报答她,可是我还没有毕业她就去世了,但是我还是进了凌氏。”
  何琳长长了呼出了一口气,像是把多年的心事说出来很是轻松的样子,眼睛里有些发红,然后看着凌菲音接着说着。
  “没有多长时间,老凌总就把现在的凌太太娶回家来,我本想辞职的,可是在参加他们的婚礼时看到了那时的你,看到了凌媛媛在背后欺负你,然后我便决定留下,想等着你长大,你是凌家的大小姐,要继承家里的产业,我多少能帮你,也算是了确了我多少的心愿。”
  凌菲音脑海里突然有一丝光线进来,前世的做牢的时候,总是莫明的收到一些生活用品,但从来都没有留下名字,出来时问过身边的所有人可是没有人知道,而何琳也是在鼎丰集团正式被凌帆吞落的时候辞职了。
  “你看到接管了我外公的公司,但是不管事,任我父亲以各种理由拿走我公司的股份,还有一些业务的授权,你先前还提醒我,后来便有些伤心了,但又没全部的死心,一边应付着我父亲,一边想看我是不是完全听从我父亲。”
  凌菲音站了起来,身体前倾,眼睛有些凌厉:“我醒不过来,你是不是就打算离开了,任由外公的公司被我父亲吞了,然后便成了凌氏而不是我外公要留给我妈妈的鼎丰,你不叫醒我对得起我母亲吗?”
  她的冷然发威让何琳有些措然,然后得含着眼泪笑了:“你相信我了,我错了大小姐,我只是认为我人微言轻,而且你们是一家人,你又那么让着他们。现在不会了,我会坚决的站在你这边,为你守着一道防线的!”
  “我知道了,我父亲那边你应该怎么应付就怎么对待,帮我挡住他们的视线。还有,我会彻底查你所说的事情。”
  凌菲音目光沉稳,眼睛落在了桌子上的文件:“这些文件你看了吗?”
  “看过,是我们下面工厂里新引进的生产线尾款给结了。”听到凌菲音提到这里,何琳眼中有光亮闪过,声音也大了许多,见凌菲音果然翻开看,便用手中的笔绕过桌子在上面所拔款的下属单位上点了点。
  “这个生产线什么时候上的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个厂子又是怎么回事?”
  以前的凌菲音就是不爱理睬这些生意,一心一意的只顾着安勋的情绪,还有凌媛媛无端的一些要求,公司里的一些的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能看明白。
  “这个厂子原是老凌总的,后来挂靠鼎丰集团的,是他们的重工生产机床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一大半部分的生产线,前几天全部试装成功,按合同要把尾款打过去,已经拖了几次了,今天是最后的期限。”
  “那么经营和利润留成?”
  凌菲音手里抓着文件,心中冷笑着,等待着何琳说出的答案。
  “老凌总说凌氏与鼎丰现在本是一家,都是大小姐你的,所以不存在两家之说,而且你也曾在董事会上说过类似的话,只是……”
  “只是我还没有把最后把全部授权给我父亲,并且很庆幸,动用大量资金的时候必须有我的签字。”
  凌菲音头有点疼,她为自己曾经的那么蠢笨而自责,鬼迷心窍了,上一世被人那样逼迫致死也是死有余辜,现在她也憎恨那样的自己。
  摆手让何琳下去,她要把鼎丰和凌氏拔离开来,并且还凌帆从她手里拿手的东西吐出来,凌帆不是想要外公的鼎在吗?那就把他的凌氏归过来,她可是凌家的大小姐!
  “何琳,告诉财务部,现在停止出入帐目。秘密通知财务总监、法律顾问、审计部、策划部主管,还有老董事会监理孙树仁、孔宪明,下午一点到我的小会议开会。”
  放下电话,凌菲音眼色凛冽,整个人都刀锋一样的锐利,眼睛里闪着寒气,如未出鞘的剑,且已经在铮铮做响。
  她现在就是战士,打一场没有硝烟的仗,打一场兵不血刃且能粉身碎骨、痛彻心底的仗义。
  从会议出来的人脸上都带着强行抑制的情绪,走路时都有些磕磕绊绊,直到走到外面员工工作的地方才强行的稳住心神,但是从他们的眼中还是看出了震惊。
  “孙爷爷、孔伯伯,以前是我糊涂,我知道错了,让你们失望了!”
  凌菲音把两杯茶双手递到孙树仁、孔宪法明的手里,站到了他们的对面,真挚的如一个小辈道着歉,沙发上的两个人都双眼发红,看着凌菲音,拿着杯子的手有些发抖。
  “阿音呢,我们终于等到你说这样的话了,不瞒你说,我和老孔已商量着要退前退休了,眼不见心不烦呢!我们不能眼看着你把你外公的一片心血双手给你送了出去,我们都是你外公的手下,我们不忍啊!”
  孙树仁的大手在膝盖上用手摸索着,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旁边的孔宪明伸手拍了后他的手,开口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