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情深不负,总裁老公太霸道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死缠烂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死缠烂打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衬衫的衣领随意的敞着两粒纽扣,正式中带着一抹随意。

  他头发像往常一样整齐,眉宇间的刚毅仍在,一双漆黑的眼睛深邃入常。

  此刻,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宁馨儿,眼眸中带着一抹灼热。

  他仍然是那个刚正潇洒的关启政,没有任何改变,只不过改变的是她而已。

  突然看到关启政站在自己的面前,宁馨儿的心跳动得非常快,全身都如同通了电流一般,一双腿都有点发麻。

  她做梦都想不到她在三亚能碰到他,这也太巧了,简直比书上还要巧。

  两个人的眼光在空中碰撞了一下,宁馨儿感觉自己的心一抖!

  随后,她便倏地背过身子去,将手中的酱油放回货架上,然后推着购物车就走!

  看到宁馨儿要逃走的样子,关启政的眉头一皱,随后,她几个箭步,追上宁馨儿,并上前拦住了她和购物车。

  “馨儿。”关启政喃喃的呼唤了一声。

  听到他的呼唤,宁馨儿缓缓的抬起眼眸,近距离的凝视了他一眼,便努力的一抿嘴唇,露出了一个微弱的笑容。“真巧,你来三亚出差吗?”

  这也太巧了吧?他就算来三亚出差,竟然还会在超市里碰到,真是不知道她和他的前世是什么样的缘分?

  闻言,关启政却是面色严肃的道:“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听到这话,宁馨儿不由得一蹙眉头,冷笑道:“关律师,我们已经离婚了,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难不成我卷入了你所代理的案子里吗?”

  她真是想不通他们之间还有什么瓜葛,难不成她当初没有要他的房产,他是专门追着自己来办过户手续的?宁馨儿真是欲哭无泪。

  这些日子,她好不容易才放下他,他为什么偏偏又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她真的很愤怒。

  看到宁馨儿眼眸中的怒气,关启政紧张的道:“馨儿,我有话要对你说,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好吗?”

  听到这话,宁馨儿更是被气笑了。“关启政,我们是财产没分清楚?还是别的东西没分清楚?你认为我和你还有必要坐下来谈吗?”

  这时候,关启政伸手握住了购物车的另一端,声音里带着恳求的道:“馨儿,就算我们离婚了,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难道我们再见面就要剑拨弩张吗?”

  闻言,宁馨儿的心酸楚无比,眼眸也有点湿润了,要说恩情他们之间的确是有,但是她真的不想再面对他。

  可是,看他不达目的誓不休的样子,宁馨儿的手不由得摸了一下子的小腹。

  关启政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如果和他纠缠起来,说不定会伤了宝宝。

  所以,下一刻,虽然宁馨儿很是不愿意,但是还是点了头。

  见她点头了,关启政开心的笑了。<

  br />

  随后,他便伸手接过宁馨儿手中的购物车,推到银台去结账。

  宁馨儿盯着关启政,见他轻车熟路的结了账,然后提着宁馨儿买的菜和水果在银台处等着她。

  宁馨儿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然后率先出了超市的门,关启政则是提着东西跟在她的身后。

  外面的气温仍然有点低,宁馨儿将身上的风衣裹紧了。

  这一刻,宁馨儿也庆幸今天的气温低,她可以穿着风衣出来,才不至于让关启政发现她怀孕。

  她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虽然肚子不是太明显,但是小腹也已经凸起了,有点经验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出她怀孕了。

  宁馨儿知道关启政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男人,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也许他就不会放手了。

  到时候,他肯定会担当起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职责,但是她不愿意那样,她不想要一个行尸走肉,她想要的是一个男人的全部身心,所以关启政给不了自己想要的,所以她才选择放手。

  直到现在,她也认为自己的抉择是对的,虽然她要做一个单亲妈妈,虽然她以后要吃很多苦,但是她一定要坚持下去,因为她知道如果继续和关启政生活在一起,她总有一天会像百合花一样枯萎的。

  宁馨儿走进超市旁边的一家咖啡馆,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并要了一杯橙汁。

  随后,关启政跟进来,坐在了宁馨儿的对面,要了一杯咖啡。

  坐定后,宁馨儿便眼神冰冷的望着关启政道:“有什么话就快说,我赶着回家做饭。”

  听了这话,关启政却是答非所问,眼眸扫了一眼放在旁边刚从超市里买的菜和水果,笑道:“我发现你一个人在三亚这边过得还挺滋润的。”

  “关启政,难不成别人没有你,还就活不成了?我告诉你,我在这边不但过得很好,而且过得很滋润,而且我在这边还有朋友,所以我一点也不会寂寞。”宁馨儿冷冷的道。

  听了这话,关启政却是蹙了下眉头,冷笑着问:“朋友?你所说的朋友是陈彼得吗?据我所知,他现在还在江州忙着他那个所谓的大工程,据说他那个工程遇到一点麻烦,三个月之内如果能开工的话,都是快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关启政的脸上明显的有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宁馨儿很是痛恨他这种笑容,简直太狭隘了!

  “关启政,我发现你的心胸还是和以前一样狭隘。”宁馨儿瞥了关启政一眼。

  “对想觊觎你的人,我自然是要狭隘一些。”关启政的眼眸紧紧盯着宁馨儿,语气很是认真呢。

  闻言,宁馨儿的嘴唇一抿,瞪着关启政,不耐烦的道:“关启政,我不是和你来看谁嘴皮子厉害的,你到底想和我谈什么,请你赶快说,我不想浪费时间!”

  这时候,关启政的脸色一凛,凝视着宁馨儿,眼神里透着款款深情。

  看到他看自己的眼神,宁馨儿在心中咒骂了一声,然后别过脸去,不再看他,心里却是在诅咒:关启政,你真该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