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情深不负,总裁老公太霸道 >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做了坏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做了坏事

  听了这话,关启政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宁馨儿,等待着她的答案,仿佛很期待她的答案。

  这时候,宁馨儿的眼睛挑衅般的盯着关启政,不疾不徐的回答:“不可否认,你是一个很棒的床伴,我对你不但有感觉,而且感觉非常的好,我很享受,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闻言,关启政一愣,然后眉头皱死了,额上也起了青筋,双手用力的握着宁馨儿那洁白的肩膀,发狠的道:“宁馨儿,你是不是找死?”

  “这本来就是我的真实感受,我现在说出来了,你为什么还是不高兴?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这时候,宁馨儿的声音拉高了,态度和关启政针锋相对。

  “你明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关启政咬牙切齿的道。

  宁馨儿却是冷笑一声。说:“你强迫我和你上床,你问的感受不是这个还能是什么?”

  听到这话,关启政的眼眸一眯,手上更是用了些力道。“宁馨儿,一会儿发生什么都是你自找的,既然你这么享受,那我就好好的让你享受享受!”

  说完,关启政便低首用牙齿狠狠的对她的脖颈一阵啃咬。

  “关启政,你干什么?你变态!神经病……”感受到疼痛的宁馨儿开始痛骂关启政。

  可是,关启政仿佛越被骂越兴奋,开始对她肆无忌惮……

  正在关启政发疯的时候,隔壁忽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耳尖的宁馨儿听到珍珍的哭声,早已经不想和关启政继续置气,伸手推搡着关启政的胸膛,急切的道:“关启政,你赶快放开我,放开我,听到了没有?”

  可是,关启政却是已经杀红了眼睛,根本无为所动。

  情急之下,宁馨儿便喊道:“关启政,你这个畜生,你没有听到女儿的哭声吗?”

  听到这话,关启政马上停止了所有的侵略。

  侧耳倾听,果然,敞开的门外传来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声!

  这时候,宁馨儿看到了关启政脸上的担忧,她趁势马上推开关启政,撩开被子,弯腰捞起刚才被扔在地上的睡袍,套上睡袍,便转身往外跑去!

  宁馨儿跑会房间,看到珍珍正在床上啼哭,而且满脸是泪。

  这一刻,宁馨儿的心都碎了。

  下一刻,她便冲到床上,伸手将珍珍抱在怀里,然后给她吃奶。

  婴儿就是这样,任凭哭得再厉害,只要一吃上奶,便可以化解一切。

  这时候,披上浴袍的关启政也出现在了门口。

  他站在门口,看到宁馨儿正抱着珍珍给她喂奶,而且用指腹为她擦去脸颊上的泪水。

  这一刻,关启政的眼眸中充满了温柔,和刚才那个兽性大发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宁馨儿静静的为珍珍喂着奶,关启政在门口驻足了半天,随后便轻轻的关闭了房门,不想再打扰她们母女。

  这一晚,珍珍睡着后,宁馨儿靠在床边,低首看到自己肩膀上和脖子上的被啃咬的红印,吃痛的蹙紧了眉头。

  闭上眼睛后,脑海里却都是刚才她和关启政缠绵疯狂的情景,挥之不去。

  说实话,宁馨儿很是痛恨自己,她怎么还会对他有感觉呢?而且她还享受其中。

  也许是她太久都没有男人了,那都是感官上的反应,绝对不是她心里的反应。

  充其量关启政现在也只是她孩子的父亲加床伴而已。

  不过,一想到邱云,宁馨儿心里还是多少有点惭愧,所以,以后她必须要和关启政划清界限,她不会去做一个破坏人家感情的第三者!

  翌日早上,宁馨儿下楼吃早点。

  刚走到餐厅,她却是看到关启政正坐在餐桌前一边看报纸一边用早饭。

  看到关启政,宁馨儿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现在已经八点多了,他怎么还在?关启政的作息时间她是很清楚的,一般这个时候,他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看到关启政穿着洁白的衬衫帅气儒雅的样子,宁馨儿不由得赶紧转身想离开,毕竟她可是不想和他有任何的交集了。

  可是,这时候背后却是传来了小芳的声音。“宁小姐,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听到背后小芳的声音,宁馨儿不由得顿住脚步,然后眉头一皱。心想:这个小芳,真会挑时候说话!

  不过,既然小芳已经说话了,她也不能不搭理,再说,她必须每餐都按时吃饭,因为珍珍可是还要吃奶呢!

  所以,下一刻,宁馨儿便一个转身。

  这时候,她感觉浑身一激灵,因为刚才那个低首看报纸的人已经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眼神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宁馨儿心里到底有些纠结,半垂着头走到餐桌前,看了一眼餐桌上的牛奶、鸡蛋还有油条和小米粥,便动手拿了一个盘子道:“我拿一些去楼上吃了,珍珍已经醒了,我怕她哭闹!”

  说完,她便一边往盘子里装鸡蛋和油条。

  其实,她的话看似是说给小芳听的,其实是说给关启政听的,毕竟她真的没有勇气坐在他身边若无其事的吃早点,现在她看到他,就会想到昨夜的种种,脸也不由得有点发烫。

  小芳这时候笑道:“那我帮您盛小米粥!”

  说完,小芳便转身进了厨房去盛小米粥。

  而这时候,关启政的眼眸盯着宁馨儿手里的盘子,忽然低声道:“宁馨儿,你不会是怕了吧?”

  忽然听到这话,宁馨儿拿着盘子的手一僵,然后抬眼瞪着关启政道:“关启政,谁怕了?”

  “你既然不怕,为什么不敢和我一起吃早饭?”关启政的眼光落在了宁馨儿的脸上。

  “我要照顾女儿!”宁馨儿嘴硬的道。

  其实,关启政的话已经挫在了她的心上,现在,她的确是有点怕他,尤其是昨晚被他死缠烂打外加吃干抹净,现在她的脖子还在隐隐作痛。

  今天早上,她照镜子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脖颈和肩膀上好多青紫,所以便找了一件高领衫穿上,那些伤痕要是露出来,明眼人一眼就知道她做了坏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