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6 章 第 0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心里笑傅均城自不量力,但吴靳还是答应了。

  小麻雀既然想玩,那就由他去玩好了,等自不量力撞得头破血流,自然就委委屈屈又回来求他了。

  其实吴靳会这么想也不稀奇,毕竟原身之前的成绩有目共睹。

  空有一副好皮囊,“演技”二字实在谈不上。

  吴靳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停留,稍作思考又问:“怎么,不准备问问你父亲的近况吗?”

  说起原身的父亲,傅均城就一言难尽。

  原书对这个人的着墨不多,总体而言就是一位好父亲在承受丧妻之痛后一蹶不振,自此开始用酒精麻痹自己,还自暴自弃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掏空了所有家底,欠下一堆巨债。

  原身对自己父亲的感情应该是很复杂的。

  一方面还记着曾经的好,敬他、爱他,一方面又被这个男人逼得实在没辙,走投无路只能把吴靳当成自己生命里的最后依靠。

  可傅均城不是原身。

  想起这个人,傅均城只觉得原身也不知道是上辈子欠了谁的债,要摊上这么个折磨人的老爹。

  但到底是原身的亲爹。

  傅均城心想,死不了就成吧。

  不过回答吴靳的时候,傅均城稍微委婉了一点,只不冷不热丢出一句:“我还管得了他吗?”

  要钱的时候自然就会来联系他了。

  傅均城这态度却在吴靳的意料之外。

  但是仔细想想,又是情理之中。

  被那样一个不知悔改的赌徒赖上,再多的感情都会慢慢耗空,若换作寻常人,恐怕早就避之不及。

  偏偏傅均城是个重感情的人,不忍心看着他爹受折磨。

  吴靳指尖轻轻在腕间的表盘上摩挲:“你要是不管他,至于活得那么可怜吗?”

  傅均城蹙眉睨他一眼。

  吴靳提醒他:“要不是我,你当初说不定早被催债的混混乱棍打死了,其实明明乖乖求饶就好了,说几句好听的话,他们也许就放过你了。”

  吴靳明显话里有话。

  傅均城不解:“你想说什么?”

  吴靳淡淡抬眸:“我既然可以给你想要的,也有的是法子教训你。”

  傅均城眸光一凝。

  吴靳唇角动了动,笑:“别玩过头了,明白吗?”

  不明白。

  傅均城没想通,当初别让他处心积虑勾引自己的人是吴靳,这会儿又来拐弯抹角告诉他,只有想方设法讨好自己,他才有好日子过。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思来想去,傅均城悟了。

  还是得让吴靳真正明白,他跟徐曜洲差的天远地别,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虽然事实本来就是如此。

  可是耐不住渣攻瞎啊!

  当晚。

  傅均城洗漱后把衣服换下,连同那张莫名出现的银行卡一起小心翼翼收起,准备等以后有机会,还给徐曜洲。

  他站在衣柜前面站了片刻,脑海里忽然回想起吴靳吃过晚饭后,不容置辩的话:“这身衣服不太适合你,明天换回我给你买的那件白衬衫。”

  霸道又无理。

  傅均城不自觉在心里默默吐槽,死狗吴靳是真瞎!

  白衬衫、白衬衫,就知道白衬衫!

  明明人家徐曜洲的眼光比你好多了,看不上你简直太正常了!

  转眼,傅均城在网上找到公益平台,填写旧衣捐赠信息。

  本来傅均城是想把衣服挂二手市场的。

  可是又觉得太过招摇,处理起来还麻烦。

  捐出去也好。

  反正是吴靳买的,就当给吴靳积德了。

  请老天爷保佑吴靳死得其所。

  感激不尽。

  -

  试镜当天,傅均城穿着好不容易从衣柜角落翻出的牛仔外套,小跑下楼,难得看见吴靳这个点还坐在餐厅,慢条斯理喝着杯苦咖啡。

  毕竟吴靳渣归渣,但却是个拼事业的好能手,可以二十四小时不停转的那种,不然最后也不会走上人生巅峰,连徐家都败在他的手上。

  傅均城在楼梯的最后一节台阶急刹住脚。

  吴靳听见动静望过来,眉心也不悦地紧紧皱起。

  场面沉默,气氛一时低到了谷底,堪称相看两相厌。

  直到吴靳先开口:“怎么穿成这样?”

  衣服应该是原身留下的,傅均城想了想,解释:“张导应该不会喜欢我穿成那样。”

  虽然理由是傅均城临时想的,但这话其实也没错。

  在此之前,张导已经跟徐曜洲有过一次合作,据传二人关系还不错,若是被张导联想到傅均城之前蹭徐曜洲热度的热搜,心里难免对他生出疙瘩。

  吴靳对此不再多言。

  应该是勉强接受了傅均城的说法。

  他微抬下颔,示意傅均城动作麻利些:“先吃早饭,等会儿跟我一起过去。”

  傅均城:“???”

  吴靳:“别让张导等久了。”

  -

  傅均城实在没有想到,吴靳居然作为投资方,也参与了此次的试镜考核。

  为避免过于引人瞩目,傅均城自下车后就跟吴靳分道扬镳。

  好在吴靳也没时间管他,被几位工作人员客客气气迎去了另一个电梯间。

  傅均城进入休息室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等在里面了。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但娱乐圈竞争激烈,能够冒尖的就只有少数,拼搏多年还默默无闻的人比比皆是,谁都想努力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况且这部电视剧还有张导参与其中。

  张导是谁,没有人不知道。

  张导本名张尘泽,国内历史上最佳新人导演奖最年轻的获奖者,是众多新锐导演中被业内最看好的一位。

  这也是张尘泽参与指导的第一部电视剧。

  就算戏份不多,但能在戏里露个脸已经很好了,倘若张导中意,以后说不定还有继续合作的机会。

  傅均城戴着棒球帽往里走,见椅子都被占了,索性选了个没人的角落,倚靠在墙边玩手机游戏。

  他把帽檐压得很低,加上被黑色口罩遮去大半张脸,没几个人看得见傅均城的长相,只初步留给所有人一个身形高挑的印象,瞧着形象很是不错。

  可圈里最不缺的就是俊男美女。

  屋内静了一瞬,见傅均城没有跟大家打招呼的意思,又自顾自聊起方才的八卦话题。

  “听说这个角色已经被内定了,真的假的啊?”

  “谁啊?”

  “好像是傅均城。”

  傅均城虽然真爱粉不多,但知名度却不容小觑。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识他。

  “就他?”有人一脸不屑做了个呕吐的表情,“演技烂得要死,张导瞧得上他吗?”

  “你小点声,万一傅均城也来试镜,碰巧听见了怎么办?”

  “就他还敢来试镜,不怕被人吊打吗,丢人!”

  “他不会来的,要他真是被内定了,还用得着来试镜?不是等通知直接进组吗?”

  “那我们岂不是陪跑选手?”

  “果然,咱们再怎么努力、表现再好,还是比不上人家有金主,床上叫几声爸爸,什么都……”

  “傅均城来了吗?”

  门口突然有人喊。

  手机屏幕上,游戏消消乐正好显示“恭喜通关”的字样。

  傅均城百无聊赖用指尖在屏幕上轻轻一滑,随即把手机装进口袋。

  摘下帽子和口罩的瞬间,那双湛亮的漆黑眸子顷刻间极为清晰地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随着眸光往眼尾处轻轻一瞥,与最后说话的那人对上视线。

  对方脸色一白,全身崩得像块石头,半晌不知该作出何种反应。

  屋内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稍顿,傅均城才慢悠悠站直身子,懒洋洋抬脚。

  连嗓音也懒洋洋的。

  “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