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8 章 第 0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便有小道消息传出,素来选角严格的张尘泽导演竟有意与傅均城合作,底下评论笑称:

  “这是傅均城又借机来炒作了?连张导都不放过了吗?”

  “无语,每天碰瓷别人有意思吗?”

  ……

  原本也没人在意这个帖子,偏偏傍晚时,张尘泽做客某节目直播间,被网友随意提起这则传言,竟有默认的意思。

  弹幕里飞过一排——

  【????????】

  但没过多久,话题又拉回正轨,这事突然成了一个迷。

  傅均城不小心点进微博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无数谩骂中的疯狂质问,随意扫去,全是骂他不要脸,靠着金主撑腰把别人的角色给抢了。

  就离谱。

  这种角色还需要抢?

  多瞧了几条,傅均城才看出其中门道。

  敢情是有演员在张尘泽之后也开了个人直播,打着跟粉丝聊天的名义,“不小心”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昨天又去试镜了,不过具体的不能告诉你们。”

  “突然觉得这年头努力也很难,再怎么坚持还是……你们懂的。”

  “能怎么办,人家有金主撑腰的,能力再差还不是照样接戏上热搜。”

  “黑红也是红啊,总比当个小透明强多了。”

  “不好意思突然丧气了点,是我的错。”

  “我没有在内涵谁,你们别乱讲。”

  ……

  原本直播间也没多少人,结果被人搬到了爆料帖里,与“张尘泽选角”几个字一挂钩,立马就火了。

  傅均城看着这人眼熟,好半天才想起来。

  这不就是之前在试镜时遇上的那位,就在他的前一个。

  男演员叫胡锋,当了七八年的配角,也有过热门的上星戏,最出名的就是刚出道时演的小太监。

  可也仅此而已。

  从来没真正火过,能叫出他名字的人也寥寥,十次有九次是——“我看过你的戏,你之前演过一个小太监对不对,太可爱了!”

  圈里人都知道,胡锋对这个角色可谓是又爱又恨。

  既不愿意听见别人这么喊自己,但每回宣传时,又只能拿这个噱头介绍自己。

  傅均城切换到不久前注册的小号,默默当起吃瓜群众。

  蓦地有人象征性敲了几下房门,也不管他应了没有,直接打开。

  傅均城的手一抖,瞬间从床上弹起来。

  随后便见某条网友发言后显示【赞+1】

  傅均城下意识把视线定格在那条微博上。

  @抱住我家洲:“傅均城辣鸡,连我家曜洲哥哥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傅均城:“……”

  同一时间,耳边响起吴靳助理的声音:“小城,吴总让你准备准备,出去一趟。”

  傅均城一阵无语。

  如果他有罪,请让法律制裁他,而不是连一把有用的门锁都不给他。

  对方见傅均城的脸色不算好,有心安慰:“听说是张导的意思,应该是为你的事,怎么样?高兴吗?”

  傅均城兴致缺缺点点头。

  其实还好。

  但是听见吴靳的名字他就高兴不起来。

  对方笑:“你可别跟吴总说,不然他又该怪我多嘴了。”

  -

  地点定在一家私人茶楼。

  傅均城到的时候吴靳和张尘泽已经等在包厢里了。

  见傅均城来,吴靳的视线在他那件黑色卫衣上多停留了几秒钟,眉头不出意外地隆重蹙紧,但破天荒的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张尘泽先跟他打了招呼。

  傅均城连忙应声,思考几秒,还是在吴靳旁边的位置坐下。

  张尘泽开门见山问:“网上的消息,都看见了吧?”

  傅均城也不隐瞒,指尖挠了挠额角,笑:“知道一点,都传张导准备跟我合作,说我不够格呢。”

  这话实在是太坦白,让张尘泽忍不住问:“那你觉得你够不够格?”

  傅均城也不谦虚:“既然现在我能坐在这里,应该够格吧。”

  这话让张尘泽不免笑出声来,毕竟如傅均城所言,他确实对那段毫无准备的表演是满意的。

  其实在此之前,他是意属胡锋的。

  胡锋这人有经验,那时试镜,对方往他面前一站,他就知道这人是当之无愧的反派,这样恶狠狠的表演其实是挑不出任何错处。

  可与傅均城相比……

  胡锋的反派就显得太过恰到好处了。

  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被卡死在那个模子里,仿佛他天生就该这样无耻、这样堕落。

  但傅均城不。

  他如同一个被生活逼到绝境的跳梁小丑,这个人有血有肉,恶的种子一旦在心中发了芽,便再也控制不住。

  而最后那一段的控诉,与其说是把错推给如光一般存在的男主,倒不如讲,那些话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就是罪魁祸首。

  他就是个畜生。

  如果可以,谁不想坦荡荡站在天光下。

  可错了就是错了。

  一步错,步步错。

  张尘泽可谓是在一瞬间就确定了,傅均城找到了他想要的感觉。

  不然他也不会这样着急把人约出来。

  张尘泽:“演员基本都已经定好了,几位主角下礼拜就可以进组,如果你这边同意,我会尽早通知宣发安排上。”

  吴靳淡淡接话:“能被张导瞧上,是小城的荣幸。”

  傅均城莫名有些不解。

  自试镜后,吴靳因为他的缘故显然是很不高兴的,不然当时也不会让他一个人打车回去,就连这次和张尘泽见面,也是让助理来通知他。

  傅均城本来以为这个角色肯定黄了。

  结果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走?

  但不同的是,他参加了选角的试镜。

  虽然傅均城对这个角色算不上喜欢,但也犯不着因为这个拒绝张尘泽。

  没谈多久,吴靳便提出有事要先走。

  而张尘泽似乎也约见了什么人,并没对他们多加挽留。

  傅均城走了几步,忽然意识到手机还留在张尘泽所在的包厢里。

  吴靳看他一眼,示意他快去快回。

  待人走远,吴靳坐在车里,远远看着傅均城的背影消失茶楼的紫檀木雕门处。

  默了几秒,吴靳沉声对旁边助理道:“张导似乎很中意傅均城。”

  助理顺着吴靳的话说:“小城长得好,上镜,张导愿意给他一个机会是他的福气。”

  吴靳眉头微动,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指尖的星火随着缭绕烟雾一明一灭。

  吴靳很少在车上抽烟。

  估计是心里正烦着。

  助理见状开了点窗,连忙闭嘴。

  “让人把傅均城给换了。”

  吴靳突然开口。

  助理不解:“可是,这……”

  “别说是我的意思。”

  吴靳眯了眯眼,稍顿:“顺便把消息透露给谢琛,他一贯不待见傅均城。”

  话音落下,吴靳突然又想起了试镜时的傅均城。

  已经见过千万次的那张脸,第一次让他觉得无比陌生。

  明明还是一样的漂亮。

  却又很不一样。

  仿佛不再是他印象中乖巧听话的玩宠,唯唯诺诺任由他摆布。

  而是长满刺的玫瑰。

  吴靳记得傅均城那时隔着一张桌子,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他,张狂的很。

  让人不禁想伸手捏住对方线条完美的下颔,指尖仿佛还能感受到那人冰凉柔软的肌肤。

  就连那张唇,都比平时看起来更加红润,如果狠狠咬上去,一定非常可口。

  “可是这不是小……”助理在吴靳不悦望过来的瞬间改了口,“可是这不是傅先生他早早就看中的角色吗?”

  吴靳凉凉接话:“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只有把刺拔了,才能把玫瑰稳稳掌控在手中。

  况且,只懂得围在主人身边转的宠物本来就不应该带着刺。

  要是哪一天不听话了,就该让他吃点苦头,才知道应该讨好谁。

  只能讨好他。

  只能依靠他。

  -

  傅均城原路折返,走到屏风后的一瞬间,便看见一个背影。

  那人与张尘泽面对面坐着,望过去手长脚长,清瘦挺拔。

  意识到自己唐突,傅均城立马来了个急刹车,连忙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张尘泽诧异看他一眼:“怎么又回来了?”

  傅均城解释:“我手机落在这里了。”

  张尘泽点头,没有怪罪傅均城的意思,但转念又想起对面这人的脾性,面上不免露出几分为难的表情。

  若不是此,也不至于每次约他,都是单独见面,不喜欢外人打扰。

  况且忽然闯进来的人还是傅均城。

  孰料对方转头,在看见傅均城的同时愣怔了半秒,随后冲傅均城一笑:“真巧。”

  傅均城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徐曜洲,整个人也呆了少顷。

  徐曜洲浅浅勾着嘴角,那双桃花眼因为笑起来的缘故微微敛了敛:“刚才听张导说见了个很中意的演员,没想到是哥哥你。”

  张尘泽直接傻眼:“你们……关系很好?”

  原本以为就凭傅均城之前凑热度的作态,徐曜洲不厌烦傅均城已经算是好的,就算是视而不见,都能够算是徐曜洲大度。

  所以这哥俩好的场面是哪里来的???

  傅均城一时被问住了。

  关系好不好他不知道,反正这是第二次见面。

  但是作为主角受的父亲粉,他对自家崽可谓是了如指掌。

  这也算是另一种关系好?

  所以傅均城坦然道:“还可以吧。”

  徐曜洲却是毫不含糊:“之前傅哥帮过我一回。”

  这在张尘泽听来,是一种变相的承认加解释了。

  另一头傅均城却慌了神,忙道:“别这样喊我,咱们年纪相差其实也不大,叫我小城就好。”

  要徐曜洲叫他傅哥,他可担不起啊!

  若是哪天被粉丝听见了,又要骂他不要脸了!

  徐曜洲没立即应声,忽然想到什么:“对了。”

  傅均城:“嗯?”

  徐曜洲对上他的眼睛:“我好像也有东西落在哥哥那里了,只是一直没机会联系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