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12 章 第 1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均城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短路,

  他迎上徐曜洲的视线,下意识答:“怎么会。”

  傅均城话音刚落,就听徐曜洲笑道:“那我就当哥哥答应了。”

  傅均城:“???”

  这话让傅均城有些懵,半天没回过神来。

  他实在没搞懂,话题最后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不过傅均城看得出来,徐曜洲还挺高兴的。

  他说不出扫兴的话,左思右想也觉得这个点无论是回吴靳家,还是回原身自己的家,都不太妥当。

  两边都是白眼狼,要发生了什么冲突,他还得出门。

  但这大冷天,风餐露宿的,难免过于心酸。

  所以最后傅均城还是没能拒绝徐曜洲的好意。

  这个点街上没什么人,加上地处偏僻,并不用担心会被什么人瞧见,倒是夜里的风刮得疾,走到半路又下起雨来,还越下越大,没有半点要停雨的迹象。

  等跑到目的地,二人已经淋成了落汤鸡。

  徐曜洲摸着墙开灯,暖色灯光顷刻间落了满室,他侧眸,第一时间把目光投向了傅均城。

  傅均城的头发都湿透了,随手往后一捋,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连眼睫上都还挂着水珠。

  感受到徐曜洲的目光,傅均城被雨水弄得下意识眯了眯眼,这才瞥过来。

  徐曜洲的视线在傅均城的眉眼间多停留了一秒钟,把傅均城看得一阵纳闷,不解问:“怎么了?”

  收回眼,徐曜洲示意傅均城进门:“没什么。”

  傅均城抬脚,徐曜洲还站在他的身后,轻手把门带上。

  “哥哥还是快点把衣服换下来吧,”徐曜洲说,“小心别感冒了。”

  “没事,”傅均城得意说,“我身体倍儿棒。”

  说完就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傅均城:“……”

  打脸来得太快。

  就很尴尬。

  傅均城本来觉得徐曜洲肯定得揶揄他一番。

  孰料徐曜洲见状反而收了笑,蹙眉正色道:“你先去洗,我帮你拿衣服。”

  徐曜洲的态度实在太好,傅均城愣怔半秒,顿时有些拘谨,犹豫着张了张嘴:“可你……”

  “哥哥别担心我,我也会先把衣服给换了,”徐曜洲说,“我再帮哥哥找找,咱们俩身材差不多,你可以穿我的。”

  傅均城向来吃软不吃硬。

  尤其是徐曜洲这种白月光小天使。

  没好意思推脱,傅均城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被徐曜洲推进浴室。

  随着淋浴头打开,缭绕雾气顷刻间充满整个空间。

  傅均城越琢磨越不对,但又想不透究竟是哪里不对。

  浴室门忽然“笃笃”被人很轻地敲了几下,随即传来干净清晰的嗓音:“哥哥,我把衣服放在洗漱间的架子上了。”

  傅均城仓促应声,倏地反应过来——

  他为什么会有一种被徐曜洲照顾的感觉?

  作为原文里可怜兮兮的主角受,他居然表现的比主角受还受?

  这像话吗???!

  虽然原身也是个受……

  但他又不是原身!

  他难道不应该支楞起来?

  就算要照顾,也该是他照顾主角受吧!

  终于找到了矛盾所在点,傅均城觉得整个人瞬间就硬气起来了。

  换上徐曜洲拿来的棉质睡衣,傅均城大咧咧走出门,一眼就看见了正待在厨房熬姜汤的徐曜洲。

  听见动静,徐曜洲回头瞧了眼,手上舀汤的动作却没停:“哥哥,你等等,马上就好了。”

  傅均城一时间有些感动。

  这是怎样的善良可爱小天使!

  怪不得被吴靳那些渣攻争着抢!

  换做是他,他也喜欢!

  傅均城操着一颗老父亲的心,老子看儿子,越看越喜欢。

  替徐曜洲端过汤盅,傅均城不容置喙道:“你快去洗澡,等你洗完了,我们再一起吃。”

  徐曜洲因为傅均城的举动呆了须臾,漂亮的桃花眼看过来,灯光透过细密眼睫落在乌黑瞳仁里。

  徐曜洲认认真真说:“可是我就只煮哥哥一个人的份。”

  傅均城一副胡搅蛮缠样:“我就想跟你一起喝,不行?”

  这回答让徐曜洲默了几秒,目光长久停留在傅均城的方向。

  眼前人额前的碎发还未完全擦干,湿漉漉搭在眉间,连带着那双笑眼都似乎染上些许水气,显得雾蒙蒙的,整个人散发着沐浴后的清爽香气。

  直盯的傅均城都快以为自己是不是哪里看起来很奇怪,徐曜洲才颔首,微笑道:“也行。”

  傅均城下意识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心可乱。

  形象不能乱。

  徐曜洲说:“那哥哥等我。”

  下一刻,浴室的方向传来淅淅沥沥流水声。

  傅均城等在客厅里,这才有空观察屋内的布置。

  大面的玻璃落地窗视野极佳,透过窗帘缝隙能隐约看见遥远处灯火通明的繁华景象,偏偏公寓所处地段偏远,夜色沉静,连带着室内深色系的轻奢设计都多了几分令人惬意的简单清静。

  但少了几分人烟味。

  家具都很新,生活痕迹也不多。

  应该不常住。

  傅均城坐在沙发上等了片刻,突然有些困了。

  这些天待在吴靳那里,他的神经总是紧紧绷成一根线,半刻也不敢松懈,难得有这样放松的时候。

  尤其是这个沙发还很舒服。

  傅均城整个人都窝在柔软的沙发里,眼皮子直打架,脑袋也重重往下栽了好几下。

  傅均城索性侧了侧身,选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趴着。

  就睡一下下。

  傅均城心想,等徐曜洲醒来,他肯定就醒来了。

  他的警惕性一向不错。

  徐曜洲擦着头发出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傅均城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完全躺在了沙发上,身子却歪着,一双大长腿似无处安放,只能将脚踮在地板上。拖鞋晃晃荡荡的,像是随时会掉下来。

  随手把毛巾搭在茶几上,徐曜洲不动声色走近,压低嗓音唤了句:“哥哥?”

  傅均城估计是睡熟了,半点没有回应他的意思。

  徐曜洲眸光微动,视线掠过眼前人松垮睡衣下不小心展露的小片白皙腰身,扫过同样白得发亮的颈窝和脖子,最后再次落在那张格外标致、毫不设防的睡脸上。

  他今天观察了傅均城很多次。

  但都不同于此刻。

  平日里嚣张不羁的人,睡着了竟然看起来这样乖。

  徐曜洲似笑非笑地翘了翘唇角,惯有的青涩眸色一丝丝褪去,深邃的眉眼愈发幽深,却因为带着笑,显得比平时还要柔和些许。

  他单膝跪在地上,抬手,指尖轻轻在傅均城的发梢处绕了一圈。

  刚才就想这么做了。

  傅均城的头发打湿后总是带着一丢丢卷,有点可爱。

  或许也觉得自己的举动实在是过于幼稚了,徐曜洲嗤笑一声,又把手松开。

  随后在静谧灯光下,眼中的笑意又忽而散去。

  徐曜洲垂眼,静默看着傅均城。

  连空气仿佛都停滞了几秒钟。

  四周的一切似乎在某一刻都变得不太重要,渐渐隐匿于这片浓重夜色中。

  窗外的雨好像也突然停了。

  他们穿着同样的睡衣。

  有着同样的气息。

  沐浴露是柠檬的香气。

  直到手机铃声倏地响起。

  徐曜洲眉心微动,霎时回过了神。

  是傅均城的手机。

  来电备注是吴靳。

  徐曜洲唇线紧抿,眼睁睁看着傅均城被这道铃声所惊醒,靠在脸侧的纤细指尖猛地哆嗦了一下,眼皮子也动了动。

  调整好表情,徐曜洲按住傅均城的肩膀轻轻摇了几下,小声喊:“哥哥?”

  傅均城睡眼惺忪睁眼,好半会儿才从喉咙里发出一个模糊不清的单音节:“嗯?”

  “有你的电话。”

  徐曜洲提醒。

  他看着傅均城不情不愿点头,顶着一头没干透的凌乱黑发,像是困到不行的小狮子。

  徐曜洲忍不住浅浅勾了下唇角。

  他不禁又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梦来。

  这个人站在烈烈火海中,信誓旦旦地说要保护他。

  盛大的如同一场隆重偶像剧。

  但因为那场梦实在太过于真实,他一点也不觉得可笑。

  他甚至徒生出一种冲动,想要紧紧搂住眼前这个人。

  像那个梦里一样,搂着他一刻也不肯松开,如同要将他刻进自己的血肉里,深入骨髓的。

  简直荒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