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14 章 第 1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多数网友,都是存在嘲讽的心态点进去的。

  可看完之后,突然就——

  好像还挺好的?

  人设居然有点带感??

  好想看正片是怎么回事???

  原本以为会很搞笑的场面,莫名其妙就真香了。

  况且傅均城的颜值本来就不错。

  之前傅均城打着神似徐曜洲的名头一直走清冷男神路线,却不过是东施效颦,精髓半点没有模仿到位不说,反而让人觉得厌烦。

  如今再看……

  视频中的傅均城穿着牛仔外套,明明只是随意站在那里,却无端多了几分痞气,连嗓音都一并痞了几分,直到他懒洋洋讥诮出声——

  简直王炸!

  这台词功底是认真的吗?!

  一时间所有人竟有些恍惚。

  这还是他们所熟悉的傅均城吗???

  但傅均城的黑粉实在太多,加上之前的种种骚操作,路人缘也不行,评论里一时间两极分化——

  “别夸了,夸的我都尴尬了,一个片段能看出什么?”

  “说尴尬的人应该都没有把视频点开来看吧……”

  “我也觉得傅均城的人品挺适合演反派的,哈哈。”

  “楼上的,傅均城偷你家大米了?”

  “水军别来洗地了,傅均城以前碰的瓷还不够多吗?现在又来?”

  ……

  “这有什么吹的,既然定了胡锋难道不是说明有人比他的表演更优秀?”

  “楼上+1”

  “啊啊啊啊我可太喜欢胡锋之前的疯批太监了,期待胡锋的新作!!!”

  “之前胡锋演了个反派也很带感,不知道你们看过没有。”

  一时间风向突转。

  不少人刷起胡锋以前的角色剧照,然后吹得天花乱坠,天上有地下无,一直没能红简直是娱乐圈一大损失。

  傅均城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有公司下场了,正好借此机会,踩着他捧自家艺人,一举两得。

  上辈子这种事情傅均城见多了,如今再看竟有些发笑,没想到有一天他还能享受到这待遇。

  于此同时,张尘泽也在电话里安慰他:“选中胡锋是制片人和几个投资方的意思,我再去帮你说说,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话能说到这份上,已经很难得,傅均城清楚,演员表早就官宣,基本上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而且傅均城也不愿意让张尘泽因为自己的事情再得罪人,为了这么个角色,实在没必要。

  毕竟那个流出的试镜视频,若是用不小心来解释,确实很牵强。

  傅均城思考了半天,还是没能忍住问出口:“网上传出的那个视频,是张导您的意思?”

  对面愣了愣,半晌没作声。

  看样子是默认了。

  但这事非同小可,傅均城有些担心:“真的没事吗?”

  张尘泽沉默了几秒才接话:“这事你别管,怪不到我头上。”

  傅均城:“?”

  不等傅均城追问,对面急匆匆挂断电话,留下傅均城茫然望着手机屏幕。

  门口转瞬传来动静。

  吴靳进门,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玩手机的傅均城,一个人玩得自在又舒坦。

  似完全没有被其它事情坏了心情。

  要搁在以前,别说是遇上这种事,就是他只一天没联系傅均城,傅均城早死乞白赖地黏上来乖乖认错了,光一个小时,电话就能打几十回。

  哪像这次,安安静静的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原本以为的给点教训,竟更像是他单方面的恼火。

  吴靳的眼神灼灼,傅均城却仿佛浑然不觉,直到瞅了吴靳一眼后,才蓦地变了脸,像是对于吴靳的出现颇有异议,连眉心都蹙紧了几分。

  吴靳冷哼一声,脸色更黑:“你倒过得舒服。”

  傅均城把手机揣进兜里,欲言又止。

  吴靳的目光在傅均城的脸上停留几秒,最后落在傅均城精致的眉眼间。

  与徐曜洲那双总是透着凉薄疏淡的桃花眼相比,傅均城的眼尾略垂,神色中总是容易多出那么几分无辜,尤其是安安静静与之对视的时候,可怜感更甚。

  偏偏长得又漂亮,唇红齿白的,像只世上难有的乖巧小狐狸。

  可眼下,傅均城神色复杂的拧紧眉,记忆中眸里那汪湿漉漉的水气不知在何时似结了层寒霜,是他从未见过的疏离,连带着简洁柔和的脸部线条都染上原本不该有的丝丝凌厉感。

  就像是褪去了所有伪装,懒得在他面前再表演分毫。

  吴靳忽然想起了徐曜洲。

  纵使凉薄疏淡,但也从没有过这样带刺的时候。

  这个认知让吴靳忽然有了怒意直冲头顶的感觉。

  不过是任人摆布的宠物,傅均城有什么资格这样傲气。

  如此想着,吴靳不慌不忙走近,怒极反笑:“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他想要傅均城求他,像以前一样。

  只要他愿意,傅均城什么都愿意,什么都可以为他做。

  傅均城也懒得躲,坦坦荡荡迎上吴靳的玩味视线:“比如?”

  吴靳略挑了挑眉。

  傅均城姿态懒散,也不知道是不是站累了,索性将身子斜斜倚在窗边的角落:“你想听什么?”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再出声。

  连空气都凝滞,如一场无声的对峙。

  突地傅均城嗤笑一声:“我那个角色,是你要求换掉的?”

  吴靳原本已经吩咐过人,别说是他的意思。

  可当下却莫名不想否认。

  是他换掉的又如何?

  他能做的事情很多,傅均城应该要明白这一点。

  他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轻易毁掉一个人。

  吴靳不答反问:“你为什么喜欢那个角色?”

  傅均城迟疑了几秒。

  喜欢这个角色的是原身,关他什么事。

  他怎么知道为什么喜欢。

  所以傅均城稍作思索,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你不觉得这个角色定妆的那头黄毛还挺酷的?”

  吴靳:“……”

  傅均城话说出口,吴靳顿时愣住。

  或许是觉得傅均城语出惊人,连一贯良好的表情管理都有些崩。

  吴靳稍作沉吟:“你黑发的样子刚刚好。”

  傅均城的第六感雷达飞快捕捉到某个讯息,瞬间乐了:“因为像徐曜洲?”

  二人之间开诚布公的说起这个话题,这还是第一次。

  吴靳记得,傅均城曾经还因为这一点,跟他闹过别扭。

  对方良久没应声,傅均城却没耐心继续等下去,若再跟吴靳往下聊,他怕自己会忍不住一拳头招呼上去。

  傅均城越想越气,偏偏按他如今的处境,又不能折腾的太过,索性淡淡出声:“算了,我不舒服,先休息了。”

  吴靳来之前就等着傅均城的低头,此刻听见傅均城这么说,眉峰微微动了一下,更是满腔怒火无处发,满脸不信地问:“不舒服?”

  “对,”傅均城煞有介事的点头,“神经衰弱。”

  吴靳稍稍敛了眸。

  傅均城:“拜你昨晚所赐。”

  要不是吴靳故意把他骗去傅爹那儿,他也不至于一晚上没睡好觉,还险些拖累徐曜洲。

  况且吴靳明明应该已经知道徐曜洲回国了,怎么还有空来找他茬?

  不应该快马加鞭赶紧凑上去献殷勤吗?

  想起徐曜洲,傅均城又对眼前人恨得牙痒痒。

  那样可爱的小天使,吴靳后期居然还好意思下手。

  要知道后期吴靳为了得到徐曜洲,可是什么卑鄙手段都用上了,最狠得莫过于下药,就只因为想看美人被药效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场面。

  简直无耻。

  傅均城的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某种少儿不宜的场面。

  傅均城:“……”

  在心里狠狠啐了一口,傅均城神色古怪地瞅了眼吴靳。

  跟这种人待在一个屋檐下,还挺吓人的。

  傅均城依稀记得原身跟吴靳的第一次,也是因为吴靳在酒宴上误喝了被人下药的酒水。

  想到这里,傅均城立马咬牙切齿道:“那爹我反正也不想要了,你随便怎么都好,我不管了。”

  以后休想拿这件事情威胁他!

  他黑发的样子刚刚好是吧。

  明白!

  明天就安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