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23 章 第 2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均城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他一个酷boy,还嘤嘤嘤?

  而且跟吴靳?

  有毛病吧?!

  他倒是想把一个过肩摔,把吴靳打得嘤嘤嘤还差不多。

  避免徐曜洲对自己的形象有所误会,傅均城三指并拢,做了个发誓的手势,对徐曜洲强调:“绝对没有,他诬陷我。”

  徐曜洲只是静静望着他,没作声。

  谢琛抢先一步嫌弃道:“你够了,真当我们眼瞎吗,之前被拍到跟猫似的窝在吴靳怀里的人是谁啊?差点害徐曜洲风评被毁知不知道?”

  傅均城:“……”

  巧了,还真不是他。

  可这话他又说不出来。

  与此同时,被谢琛随手搁在桌上的手机一震,屏幕霎时亮起。

  有APP消息弹出来——

  【傅均城为爱险轻生,疑似抑郁???】

  傅均城:“???”

  傅均城一个眼神瞟过去,满脑袋问号。

  偏偏谢琛还好奇点进去了。

  是一段视频截图。

  图片中傅均城双腿岔开坐在窗台上,垂眸淡淡望着楼底的人,因为像素不够高清的缘故只隐约可见傅均城略显单薄的身形轮廓,侧脸线条简洁美好,还真有几分孤零零的可怜感。

  而楼底的那个人虽看不太清脸,但若是与之前的夜店爆料视频一起看,依稀可以辨别出就是当初亲密搂着傅均城的那个男人。

  帖子不到一个小时就建起高楼,纷纷跟帖——

  “啧,看来金主不要傅均城了,傅均城正躲在被子里呜呜呜呢。”

  “傻子都知道人家只是玩玩而已,傅均城这是抱大腿抱上瘾了吧?”

  “有朋友是混圈的,听说金主的白月光是徐曜洲,傅均城就是个替身,现在正主回来了,谁还要替身!”

  “求不带我家哥哥好吗,徐曜洲造了什么孽要出现在这个楼里啊!”

  “哈哈哈哈笑死,什么替身,也就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区别吧。”

  “之前傅均城爆出的试镜视频你们都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现在看来还是人家本色出演,我就说他脑子不正常。”

  “听说他以前就好几任金主,结果现在这个傅均城动心了想来真的,被金主嫌弃死了。”

  “啊,好恶心……”

  ……

  同一时间,傅均城的手机也震个不停。

  是徐曜洲的粉丝群。

  之前被那小姑娘缠着扫码加群,傅均城一直也没退,才几分钟时间没看,群消息又刷刷刷多了一百多条消息。

  全是吐槽他的,外加阿弥陀佛保佑这回傅均城千万别再拉徐曜洲下水。

  傅均城一直勾头看手机,徐曜洲与他同坐在后座,目光轻飘飘扫了眼傅均城的手机屏幕,见傅均城像是在跟什么人聊天,眉头轻轻皱了皱,才问:“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傅均城说,“事情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跟你没关系。”

  况且他已经麻烦了徐曜洲很多次,实在不想再给徐曜洲添乱。

  这事情明摆着是吴靳干的。

  昨天才撕破脸,估计这会儿正在家里难受,想方设法折磨他。

  只是上辈子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光凭这些就想让他投降,门都没有!

  既然吴靳想玩,他就陪吴靳玩。

  -

  吴靳接到管家电话,听说傅均城已经回来了,马不停蹄就从吴家赶了过去。

  被折磨了整晚,又颜面丢尽,吴靳整个人都阴郁的很,助理小心翼翼瞧了眼后视镜,有心劝解:“您刚才不该那么跟吴董说话的,他说那些也是为您好。”

  吴靳眼神锐利地瞪过去:“不该管的事情别管。”

  助理缩了缩脖子,想起吴董事因为觉得丢人冲吴靳大发雷霆的模样,迟疑片刻又道:“傅均城能回去等您,应该是知道错了。”

  吴靳冷笑:“他可不觉得自己错了。”

  想来傅均城也是被网上那些言论逼得没辙,这才朝他讨饶来了。

  这个想法让吴靳稍微好受了一些。

  可转眼间,徐曜洲那张眉眼精致的脸,冷不丁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不是以往的温和有礼,也不是淡漠的凉薄疏离……

  而是藏着尤为冷漠的决绝狠厉,那双瞳仁乌黑的桃花眼就那样直勾勾地注视着他,如锋刃出鞘,寒意凛然。

  仿佛是故意迎上自己的攻击,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是……

  怎么会?

  吴靳想不明白。

  徐曜洲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为了傅均城?

  这个念头让吴靳止不住发笑,徐曜洲才回国不久,怎么可能会跟那种底层人有联系?

  要不是他,傅均城还不知道在哪个肮脏的角落躲着哭。

  呵。

  吴靳嗤笑,果然养不熟的猫,最容易忘恩负义。

  结果等吴靳回到自己在外置办的别墅时,却没能如愿看见原本想象中满脸愁容,哭红眼的傅均城。

  只见傅均城拖着行李箱从二楼下来,正被好几个佣人拦住,似乎是怕吴靳生气,死活拖着不让傅均城离开,随后见到吴靳出现,脸色大喜,忙在一旁助理的眼神示意中退了下去。

  吴靳连外套都忘记脱,目光灼灼看了傅均城一眼,在离自己最近的沙发上坐下。

  “想走?”吴靳轻启唇。

  傅均城见状,索性也坐在吴靳跟前,翘着二郎腿,坐姿比吴靳还大爷。

  “怎么,”傅均城笑,“舍不得我啊?”

  吴靳:“……”

  傅均城瞧着吴靳眼下的乌青,笑意自嘴角渐渐染上眉梢,却不达眼底:“莫非昨天晚上玩得还不够刺激?”

  一提起这个,吴靳心里就梗得慌。

  连傅均城那双笑眼看起来都愈发刺眼。

  “傅均城,你可别忘了,你还有把柄在我这里,”吴靳气极反笑,“你想走就走?”

  傅均城:“……”

  吴靳:“门都没有。”

  傅均城诧异一秒,嘴角的笑容倏然放大:“你说的把柄,就是老头子那大笔赌债?”

  吴靳的眉头微微一动。

  傅均城慢悠悠道:“我不管背后的债主究竟是不是你,反正那老头子是死是活跟我无关,全都是他自己作出来的,还真想让我卖身当提款机吗,用不用我再签个契约?以为自己在拍早古偶像剧啊?天价契约,霸道总裁的金丝雀?”

  他见过傅均城傲的样子。

  但没想过能这么傲。

  吴靳一时竟没接上话。

  就听傅均城漫不经心再度开口:“临走前再送你一个礼物。”

  说着傅均成从兜里掏出个拇指大的U盘,随手往大理石茶几上一扔,发出“当”的一记清响。

  见吴靳面色怔然,傅均城哂道:“一段音频,之前手滑录下的,我怕我再一个不小心手滑,传到了网上,所以特意留给你。”

  吴靳倏地抬头,瞪向他的眼。

  傅均城提醒:“你说吴董事要是发现所有网友都知道了,他儿子以债务相要挟,非要包养一个尽是黑料的小明星,会是什么反应?”

  吴靳咬牙:“傅均城,你……”

  傅均城:“我记得吴董事身体不太好,昨天自家儿子丑态尽出,应该已经气得不轻了吧?”

  吴靳:“……”

  傅均城:“年纪大了,可得好好保重身体才行。”

  吴靳:“…………”

  “哦,我是说吴总您,”傅均城微笑道,“亏心事干多了,容易遭报应的。”

  渣攻,劝你善良一点。

  好好做个人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