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42 章 第 4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天,冯征平拍摄完所有客串戏份,临走前还特意请大家每人喝了碗羊肉汤。

  傅均城难得刻苦钻研起剧本来,直到有人将碗端到他的面前,浓稠的汤汁还冒着热气,香气四溢,才猛然回神。

  他抬头瞧了一眼,见是徐曜洲,怔然的眸光顷刻间多了几分笑意,整个人放松下来,顺手接过徐曜洲递来的白瓷碗。

  “小心烫。”

  徐曜洲说。

  傅均城颔首,纵使碗中那大块羊肉鲜嫩美味,半点膻味也没有,却依旧没什么心思吃东西,只心不在焉啜了一小口,便又埋头抱起了平板。

  徐曜洲见状在傅均城旁边坐下,目光扫了眼傅均城在文档上划的几行笔记,若有所思问他:“不吃了吗?”

  傅均城摇头:“你喝吧,我不饿。”

  徐曜洲闻言也不嫌弃,就着汤匙喝了一小口。

  又听傅均城问:“冯叔已经走了?”

  徐曜洲回:“一早就走了,怎么了?”

  傅均城搔了搔额角,也不知道在纠结什么,眉心轻轻皱了皱:“你说我要不要把头发染回去?”

  “为什么?”徐曜洲不答反问,在尝了口鲜嫩的肉片后瞧了傅均城一眼,“这个肉味道还不错,哥哥要不要试试?”

  徐曜洲这一句话轻易就勾起傅均城的馋虫。

  既然徐曜洲都说好吃了……

  他闻言舔了舔嘴唇上刚才余留的香味,咽了口唾沫才道:“行,那就尝尝。”

  话音刚落,徐曜洲便舀了一勺,挑了块大的,和着浓白醇厚的汤汁送到傅均城的嘴边。

  傅均城把脑袋往前凑了凑,热腾腾的白雾弥漫在眼前,他侧着头,拿嘴叼了一下。

  下一秒

  “唔……烫烫烫!”

  傅均城哈了口气,一直没能闭上嘴,差点被烫得跳起来。

  徐曜洲无奈又好笑,没等让傅均城把东西吐出来,就见对方拿手快速扇了扇嘴,囫囵吞下去。

  傅均城后知后觉点评:“还不错。”

  徐曜洲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傅均城抬了抬下巴示意道:“再来一口。”

  徐曜洲哭笑不得,又替傅均城舀了一块,这回有小声提醒:“慢一点。”

  经过上次的教训,傅均城学聪明了些,动作来得小心翼翼。

  估计是吃得惬意了,还神色餍足地敛了敛眸。

  徐曜洲随即把碗一搁,不急不缓又把话题给重新拉了回来:“哥哥怎么突然想到要把头发染回去?”

  傅均城整理了一下用词:“我觉得你冯叔可能会更喜欢我黑头发的样子。”

  徐曜洲:“因为冯叔?”

  傅均城:“看起来会更沉稳一些。”

  徐曜洲面露了然:“哥哥在准备试镜吗?”

  傅均城解释:“而且张尘泽那边下礼拜也得过去,染黑了也省得戴假发。”

  徐曜洲看他几眼,表情无比真诚道:“哥哥怎么样都好看。”

  在梦里时,对方就是那副初见时的黑发模样,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尤其是刚睡醒的时候,短暂收敛了自骨子里透出的张扬气质,垂眸揉着略微发红的眼尾,让人移不开眼。

  可爱到想让把人藏起来。

  除了自己,谁也看不见。

  如此想着,徐曜洲下意识眯了眯眼。

  视线中,傅均城故作轻松地别开视线,指尖轻轻在耳朵上挠了几下。

  傅均城平日里总是自诩脸皮极厚,但莫名其妙频频在徐曜洲这里栽跟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夸得实在是太真心实意了,傅均城耳朵一热,难得谦虚了一回:“还好还好,也就一般般帅吧。”

  徐曜洲忍俊不禁看着他。

  傅均城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忙催促:“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快要开工了吗?”

  一边说着,徐曜洲被傅均城推得站起来,走了半步,蓦地冷不丁回身,顺手握住傅均城推搡着的那只手:“对了……”

  贴上来的掌心温热。

  傅均城却莫名觉得手背一烫,猝不及防地往回缩了下手。

  就在这一眨眼的工夫,余光乍然瞥见徐曜洲微愣的神态。

  傅均城倏地顿住,简直对自己的行为匪夷所思。

  他躲什么?

  显得他很害羞似的。

  傅均城半空中的那只手尴尬地僵硬了半秒。

  但这会儿重新上手去抓徐曜洲手的话,又很显得太刻意……

  他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不知情的人恐怕还会误以为他在吃徐曜洲豆腐。

  傅均城脑袋里各种念头飞速转动,转瞬间,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他蜷了下手指,打算抓住徐曜洲的食指。

  结果不小心抓岔了。

  傅均城曲起指尖,直接勾上了对方的。

  但这个小小的意外,并不妨碍他保持镇定,表情坦荡又自然,继续徐曜洲刚才被中断的话题:“怎么了?”

  徐曜洲目光落在傅均城勾住自己的那只手上。

  对方的手指白净瘦长,十分好看。

  明明只是这么轻轻勾着他的手,却像是有丝丝缕缕的红线,一直缠到了他的心尖上,绕上了几圈,再也不想松开了。

  徐曜洲默了几秒,指尖微微一动。

  傅均城微仰起头,狐疑地眨了下眼:“嗯?”

  徐曜洲想了想,说:“突然忘记要说什么了。”

  傅均城:“……”

  徐曜洲笑:“不要紧,或许等会儿就想起来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只是忽然想起他的那碗汤还没喝,想问问傅均城要不要。

  在傅均城一阵无言中,徐曜洲的嘴角忽地动了动,说:“想起来了。”

  傅均城静静等徐曜洲发话,便见对方抬起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抚上他的头顶,指腹轻轻在发间捻了一下。

  傅均城:“?”

  傅均城抬眼,茫然对上徐曜洲的眼。

  徐曜洲笑眯眯打趣道:“有根杂草,哥哥是在草地上打滚了吗?”

  傅均城:“……”

  打什么滚……

  难道他是三岁小孩吗?

  傅均城不以为意说:“这里风大,可能是不小心吹的吧。”

  话音刚落,便有山风吹来,拂过徐曜洲的长袍和黑发,一个劲地往他的方向飘。

  徐曜洲的清冽嗓音也轻飘飘的淹没在这阵风里,带着模糊的笑意,徐徐落下来。

  “嗯,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中途都是过场戏。

  傅均城看得有些发困,迷迷糊糊差点都快要睡着了,忽然被人从后一拍他的肩膀!

  傅均城打了一个激灵,瞬间就被吓醒了。

  回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傅均城仔细回忆了番对方的名字,结果脑袋一片空白,费了好大的劲才想起来。

  孙麟试探着叫了他一声:“小傅哥?”

  傅均城回过神来,没应,突然想起谢琛的话来,说:“别叫我哥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

  对方点头,喊:“均城?”

  毕竟跟孙麟也不算相熟,傅均城听对方这么喊自己实在有些怪异,但终究是挑不出什么太大的毛病来。

  他张了张嘴,索性也没说什么,爱怎么叫怎么叫吧。

  孙麟也不管傅均城有没有回应,自顾自道:“挺好的,我记得你好像还比我小上几个月。”

  傅均城心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具体生日。

  上辈子在福利院时,孩子的生日通常都是凑成一堆集体过的。说起来,其实每次过生日时他也没觉得这个日子有多特殊。

  这辈子……

  他不清楚原身的具体生日时间,也一直没上网查过,倒还没一个旁人来得清楚。

  孙麟见傅均城没有接话,迟疑几秒,顺着傅均城的视线毫不意外看见了徐曜洲的身影。

  徐曜洲的打戏很漂亮,仪态也好,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想起上回与傅均城的谈话,对方登时一阵窘迫,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出声:“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上次说了些不好听的话?”

  傅均城没懂:“不好听的话?”

  孙麟有些难以启齿,言简意赅道:“关于你的。”

  哦。

  就这?

  傅均城实在是没有心思管这个,要他真有这么小心眼,那每天可够他忙的了。

  傅均城摆摆手:“还行,主要是你运气不好,谁让我就是傅均城呢。”

  孙麟:“……”

  孙麟原本已经做好了挨批的准备,再不济,傅均城嘲讽他几句也属正常。

  听说傅均城的脾气不太好。

  昨晚他就在想了,傅均城婉拒他的饭局,肯定是还在生他的气。

  可傅均城不按套路出牌,孙麟一时没能接上话,千言万语,均化作了一场沉默。

  傅均城也默默注视着徐曜洲所在的方向,没有半点搭话的意思。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孙麟摸不透傅均城的喜好,瞧了几眼远处那个衣袂翩翩的影子,冷不丁开口:“话说回来,徐曜洲是不是快过生日了?”

  傅均城愣了一下。

  徐曜洲快过生日了?

  他怎么不知道?

  徐曜洲的生日不是早就过去了?

  难道他记错了?

  见傅均城的眼神困惑,孙麟诧异了半秒,估计也没想到傅均城跟徐曜洲的关系明明看起来挺好的,居然会不清楚徐曜洲的生日。

  孙麟沉吟少倾:“算一算,好像就下个礼拜了。”

  傅均城没立即搭腔。

  他突然想起来,徐曜洲告诉他与生日时间一致的那个门锁密码,跟他当时在网上查的日子并不相同。

  没注意到傅均城的跑神,孙麟继续道:“徐曜洲家境好,排场足,去年的生日宴都还上了热搜,热闹的不得了。”

  傅均城愣了愣。

  孙麟说:“你跟徐曜洲关系这样好,徐曜洲到时候肯定也会邀请你吧?”

  傅均城:“啊?”

  孙麟:“你有准备徐曜洲的生日礼物吗?”

  傅均城:“……”

  这个问题问的好。

  还真踏马令人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