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47 章 第 4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突然了。

  突然到傅均城完全没能听清徐曜洲说了什么,良久难回过神,睁大的眼里只剩下一个大写的“懵”字。

  等稍微清醒一点后,借着微弱光线,依稀可见徐曜洲唇角的细小伤口,还渗着些微血迹,应该是他惊悸时不小心咬下的。

  傅均城突然懂了徐曜洲刚才为什么要问他怕不怕。

  似乎在他的潜意识里,徐曜洲按照原书人设来说,理应是心若顽石,自制力极强的。

  根本不可能被尘俗的任何欢愉所支配。

  可此时此刻,他的唇上仿佛还残留着前一秒的温软余温,每一分、每一寸的触感都清晰到骇人,甚至连对方十分强势的啮咬,以及颤抖的鼻息,都反反复复浮现在傅均城近乎空白的脑海里

  徐曜洲居然亲了他?

  居然亲了他?

  亲了他?

  亲了!

  这大概是傅均城第一次意识到,徐曜洲或许跟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这个人有血有肉,而非仅靠模糊记忆拼凑出的完美形象。

  可是……

  这发展也太离谱了吧?!

  傅均城从来没有想过,原书中任吴靳如何折磨都倔强不肯屈服的白月光,就这样轻而易举占了他的便宜。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愣怔间对上徐曜洲隐有湿意的眸子,乌黑的瞳孔映着他手边那点幽微的亮光,似碎了一地的晨星坠入茫茫水雾中,连对方浅浅勾起的唇角在那点腥红痕迹的衬托下,都多了几分令人揪心的酸楚与委屈。

  傅均城那么有一瞬间的错觉。

  好像被占便宜的人不是他,而是徐曜洲一样。

  就莫名其妙觉得,像是他占了徐曜洲的便宜。

  就挺秃然的。

  傅均城强忍住抬手掩面的冲动,干咳了几声,好不容易才在贫瘠的大脑中,搜刮到几句世纪渣男语录,企图缓解当下无比尴尬的暧昧氛围。

  “你还好吧?”傅均城磕磕巴巴道,“刚才的事,你、你不用放在心上,反正转眼就忘了。”

  “……”

  “都是成年人了,我都懂的。”

  “……”

  谁知话音刚落,徐曜洲怔住,本就泛着一片绯色的眼眶更红。

  对方脸色紧绷,唇也抿得更紧,就这样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像是下一秒眸光中的雾气便会迅速漫延开,然后顺着通红的眼尾溢出来。

  傅均城心头狠狠一坠,霎时有种自己在欺负人的错觉。

  他手足无措地想要上前安抚对方几句,可指尖还没能触碰到徐曜洲半寸,先僵在半空中,似乎心有顾虑。

  但这阵僵持并没能持续多久。

  徐曜洲的眸光忽而落下来,微薄的光线影在半垂的眼睫缝隙处,印出一片带着潮意的浓稠阴影。

  屏息间,徐曜洲小声道:“哥哥,我好难受。”

  这声音实在是太轻了,轻到傅均城有些听不太真切,连尾音都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嗓音也是哑的。

  话音一半,徐曜洲垂在身侧的手抓住傅均城的衣角,跟他的声音一样,动作极轻地拽了拽。

  傅均城的眉角微微一跳,快速眨了下眼睛。

  徐曜洲低着头,从傅均城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对方额前柔软的黑发,垂下来遮住了精致漂亮的眉眼。

  傅均城再顾不得其它,握住徐曜洲的手,掌心霎时感受到一片滚烫。

  徐曜洲就是在这时候凑近,把额头抵上他肩膀的。

  傅均城的后背一僵。

  不出片刻,又感觉到肩上略有湿意。

  徐曜洲的语气酸涩,就在他的耳边浅浅飘来。

  “哥哥,我好难受,”徐曜洲说,“我忍不住。”

  半晌后,浴室里传来淅沥水声。

  傅均城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犹记得灯亮起来的那一刻,徐曜洲顶着那双湿漉漉的桃花眼,小心翼翼抬眸望过来的眼神,像极了惶恐不安的小兽。

  傅均城一时间心软成一片,甚至忘了自己前一刻还在纠结,他是不是应该跟徐曜洲保持点距离。

  但就在傅均城准备开口询问徐曜洲的状况时,徐曜洲先他一步别开眼,独自默默往卧室另一角的淋浴间走去。

  这个背影多多少少看起来有些令人不忍。

  以至于徐曜洲进去后,随着花洒的流水声响起,傅均城时不时瞟几眼那扇紧关的磨砂门,像是这样就能窥探到几分门内的场景,足以减轻自己内心澜翻絮涌般的顾虑。

  他不太确定徐曜洲的状态是不是好一点了,或者会不会变得更糟糕。

  傅均城越想越烦躁,恰好此时被忽视极久的手机连续震动了好几下,他长长换了一口气,还是查看了一番。

  是谢琛发来的消息。

  傅均城这才想起来之前他似乎还在跟谢琛打电话来着。

  结果后来那一番折腾,直接让他把谢琛这个人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压根没记起这个人来。

  估计是等久了,对方直接不耐烦把电话给挂了。

  但又凭借着电话另一端的模糊交谈,拼凑出似懂非懂的联想

  谢琛:你真的跟徐曜洲在一起?

  谢琛:你们俩怎么了??

  谢琛:什么叫“都是成年人了”???

  谢琛:你们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谢琛:???????????

  傅均城:“……”

  傅均城突然有些心累,随手打了个几个字,又啪啪啪全部删了。

  他为什么要陪聊这个二愣子?

  清静一点不香吗?

  不过多时,傅均城只稍微走了下神,浴室里蓦然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

  哐当一下,像是有什么重重砸在大理石砖上。

  傅均城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想也不想就冲进去!

  掉落在地上的花洒还没有关,天寒地冻的季节里,凉水淌过冷冰冰的地板瓷砖,透出彻骨的寒意,连带着本应柔和的暖色灯光也显得毫无温度,让人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而徐曜洲就半坐在浴缸旁的地上,阖眼微垂着脑袋,本就分明简洁的侧脸轮廓在这一片凉薄中显出一种凌厉逼人的俊美,偏偏又被过于苍白的唇色所中和,毫无攻击性,而没有脱下的衬衫和长裤湿了彻底,显出清瘦的肩背和腰腹线条,画面一度十分具有冲击力。

  如果是平时,傅均城或许还会气血上涌,偷偷地多看两眼。

  可当下傅均城只余留满脑子的担心与急迫,快步上前想要查看徐曜洲的情况。

  “徐曜洲?!”

  傅均城伸手,掌心贴上徐曜洲的额头

  感受到一阵凉意的同时,徐曜洲的眼睫动了动,半眯着眸子透出几分迷蒙。

  然后对方便就着这样的恍然神色,猝不及防握住他的手腕,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