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59 章 第 5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均城的妆并不复杂,没过多久从化妆间里走出来。

  徐曜洲正好挂断电话。

  傅均城远远瞧了眼徐曜洲,见对方的脸色并不算太好,上前问了句:“怎么了?”

  徐曜洲就是在这时回头的。

  视线中傅均城只穿着件单薄的白t恤加牛仔衬衫,袖口高高向上挽起一大截,露出手臂上刚刚才画好的淤青和伤痕,就连脸侧也多了一道长长的暗红色痕迹,落在这张脸上,丝毫不影响颜值,反而多了几分野性的嚣张气息。

  徐曜洲盯着傅均城多瞧了几眼,正想出声,身后忽然传来张尘泽的嗓音,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话说出口,瞥见一旁的傅均城,张尘泽又觉得自己这问题实在是多余。

  问了也白问,反正不是为了他来的。

  徐曜洲闻言,这才不急不缓把视线从傅均城的脸上别开眼,解释:“正好有时间就过来看看,顺便给大家开小灶,买了点卤食小吃,等会儿让人送来。”

  张尘泽心想你这是给大家开小灶吗?

  你就是想给某人开小灶。

  张尘泽还没说话,倒是跟着张尘泽一起来的演员眼睛一亮:“真的吗,谢谢徐老师!”

  剧组稍有风吹草动就能在第一时间传个彻底,更别提早上剧组群里还发生了那场闹剧,原本大伙儿还不太相信徐曜洲真的来探班了,此刻见到真人,直接看傻了眼。

  搭傅均城顺风车的女配也站在一边,又笑眯眯顺嘴接了句:“托城哥的福。”

  傅均城也没想到早上还是“小城”,这才过去多久,就给他一跃升了好几个档次,直接成了“哥”。

  对方说:“徐曜洲的哥哥,就是我哥哥。”

  徐曜洲不冷不淡瞥她一眼。

  对方着重强调:“我亲哥。”

  傅均城:“……”

  傅均城听得直扶额。

  那倒也不必。

  他和徐曜洲也没亲到这份上。

  剧组里一时间热闹非凡。

  要不是张尘泽板起脸来催促开工,大家说不定还能叽叽喳喳继续聊上好几个钟头,毕竟多数人虽然认识徐曜洲,但混的影视圈子不同,曾有过合作和接触的实在没几个。

  此刻趁着傅均城在,或多或少还能借着傅均城的名义,跟传说中的男神聊几句。

  尤其是早上就跟徐曜洲接触过的女配,本身就是徐曜洲的粉丝,此刻人一多便不觉得那么尴尬,说起话来简直没停:“男神你不知道,张导千叮咛万嘱咐别给傅均城化太浓的妆,就是因为第一天城哥太上镜了,特别抢眼。”

  徐曜洲难得没有打断对方,听得仔细。

  傅均城坐在旁边,第一次有了被忽视的错觉。

  虽然知道徐曜洲很受欢迎,但从没有想过居然这么受欢迎。

  自己以往跟徐曜洲在一起时,徐曜洲的话虽然谈不上少,但多数时间都是跟他待在一块儿聊天的。

  可这会儿傅均城突然觉得,就算离开他,徐曜洲也照样玩得挺开心的。

  他闷头看了会儿剧本,等正式开拍,很快就沉浸了角色

  傅均城饰演的是一个刚出警校便潜伏在毒窝的卧底,看似青涩稚嫩,却暗地与多方势力周旋。

  直到今日身份暴露,所有计划功亏一篑。

  这一场算整部剧的一个重头戏。

  对于他这个即将要下线的炮灰,也是戏份最重的一集。

  就连傅均城都有些忍俊不禁,他之前试镜反派的视频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现在转眼又投入正义的怀抱,估计等剧出来后网友都要惊掉大牙。

  此时此刻,他被人用枪顶着后脑勺,耳边传来的含笑嗓音犹临深渊,凉得人发寒:“还有谁是你的同伴,只要你说了,你就不用死。”

  傅均城深深喘息,额角的伤渗出大片血迹,沿着瘦削俊秀的侧脸线条往下淌,没入凌乱的鬓角黑发间。

  徐曜洲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傅均城。

  纵使之前已经通过那段试镜短视频了解过傅均城在拍戏时的爆发力,但如今亲眼目睹,又是另一番感受。

  此时此刻,这个人的灵魂仿佛从烈火中重塑了一遍,哪怕是不经意间瞥过的眼神,都令人骇然不已。

  围观的候场演员也不约而同屏息,眼神没有从傅均城的方向移开半秒。

  这场戏是一个高难度的长镜头。

  “你就不好奇自己是怎样暴露的?”

  “……”

  傅均城深邃的眸光轻轻朝眼尾觑去,能隐约看见身后人狞笑的脸。

  对方好整以暇道:“我这是在给你机会,你想保住别人,别人可未必能豁出命去保你。”

  “……”

  “只要你愿意,咱们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同一条船上的人?

  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傅均城扯动嘴角,现出一抹讥讽到极致的笑容。

  遥远的天际乌云滚滚如浓墨,伴着料峭狂风,他的衣角也被吹得猎猎作响,已经浑身是伤的身体隐忍战栗着,似随时要倒下。

  偏偏那一双眼睛却在这凄风冷雨中湛亮如星,倒映着浩瀚无垠的长天和不远处的曳曳绿野松林。

  可笑。

  凭你也配?

  他突然想起这段暗无天日的时光,游走于令人窒息的万丈海渊,每一天都像踩在尖刀上,稍有不慎便将摔得粉身碎骨。

  在此之前,他就已经见识过这个世界的丑恶。那些丑陋的欲念张牙舞爪地叫嚣着、呐喊着,只要稍有回应,就是万劫不复。

  这座人性的垃圾场,进去的从没有人完好无损地走出来过,同样也得不到真正的救赎。

  没有救赎。

  唯有赎罪。

  他突然想起那片万里无云的碧空蓝天,以及那身浅蓝色载满希冀与责任的制服。

  那是他的毕生使命

  “我志愿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我将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

  “……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奋斗!”1

  ……

  仿佛随着某段遥远的记忆,他毫无血色的唇轻轻动了动,念叨着什么,虚弱嗓音与呼啸风声混在一起。

  “什么?”对方没听清楚他的话,下意识凑近耳去。

  “我说……”

  他的声音压得极低,虚弱到极致。

  开口的同时,微敛的眸却徒然浮现凛冽的光

  天色渐暗,风也越来越急。

  枪声在这一刻响彻在这天地间,惊飞了丛林深处的群鸟。

  傅均城霍然攥紧身后人的手腕,只听得“砰”的一声震耳欲聋,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发梢没入身后树干。他拼尽全力将人狠狠摔在地上,唇几乎贴上对方的脸,嗤笑道:“我说,你这个垃圾!”

  对方震怒,再也没有与他僵持的心思……

  所有一切不过千钧一发间而已。

  镜头的最后是不断蔓延的大片红色,以及那件沾满铁锈红的衬衫衣角。

  还有那双满是震惊的眸光。

  他看见昔日的同窗好友手持尖刀出现在死生之际,将足以致命的刀刃狠狠刺向他的心房……

  ……

  如弦有余音,久未消弭。

  所有人的心还提在嗓子眼,现场足足静了好一段时间,才被紧随而至的惊呼打破这场死寂。

  “啊,两个人都好带劲啊!我都看懵了!”

  “你觉不觉得傅均城比之前那一场发挥得还要好。”

  “是啊,那眼神戏,天啊……”

  ……

  傅均城深深勾着身子单膝跪地,蜷缩的指尖狠狠陷进泥泞草地中,手背却绷得很紧,在颤栗间显出分明凌厉的骨节轮廓。

  他良久没能缓过神来。

  周围的所有嘈杂声远去

  直到眼前突然有人朝他伸出手来。

  傅均城閤眼平息了少顷,再睁开时,才发觉有晶莹白色飘在他的腕骨上。

  微微愣了愣,傅均城抬头。

  入眼是徐曜洲定定看着他的那双眼睛,瞳孔漆黑明澈,依稀倒映着他面色怔然的模样。

  以及对方身后纷纷扬扬落下的飘雪,席卷整个苍茫天地间。

  周围话题忽转,哗的下闹开了。

  “咦?下雪了?”

  “这雪下得好突然啊。”

  “怪不得这几天这么冷。”

  傅均城垂眸,只顿了半秒,便抓住徐曜洲的手站起身来。

  或许是他的手太凉了,与对方相握的瞬间,徐曜洲的掌心炙热,像一簇燃烧的火。

  傅均城突然有了种错觉。

  是一种自风刀霜刃,重回到人间的滋味。

  下一刻,便见徐曜洲脱下了自己的羽绒服,直接披在他的身上。

  外套里还残留着对方的余温,傅均城早就冻得要死,见状也没拒绝,甚至还似贪恋这抹温暖般,不知不觉将徐曜洲的外套裹得更紧。

  思索片刻,他斜睨了徐曜洲一眼,因为之前耗尽太多气力,喉咙还很难受,说起话来也显得过分沙哑。傅均城好奇地轻声问:“你一直都在旁边看着吗?”

  徐曜洲点头,嗓音近乎乖巧:“第一次看哥哥拍戏。”

  “哦。”

  傅均城想了想,蓦地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他抬手擦了下鼻尖,追问:“一直在看吗?没有跟别人聊天什么的?”

  徐曜洲微微一怔,似有不解,目光浅浅扫过傅均城乌黑的眼睫,有星星点点的纯白凝成细小水珠,挂在那微卷的眼睫末梢。

  “聊天?”徐曜洲伸手替傅均城拢了拢衣领,迟了半拍才开口,“跟谁聊天?”

  作者有话要说:1改自“我志愿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

  “……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奋斗!”

  来源:公安警察入警誓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