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60 章 第 6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跟谁?

  聊天的人多了去了,他哪里知道跟谁。

  傅均城暗自腹诽,正想回话,愣是又被一个喷嚏给憋了回去。

  这个喷嚏打得比刚才那个动静还大,连眼泪都快出来了,旁边人忍不住瞧了一眼,催促:“城哥你还是快去把衣服换了吧,这大冷天的,别感冒了。”

  傅均城囫囵点了点头,等卸完妆出来,其他人已经热热闹闹吃上了徐曜洲投喂的食物。

  他在角落找到徐曜洲,还没来得及要自己的那份,就被徐曜洲递了碗姜茶到跟前,一瞬间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傅均城登时一脑袋疑问。

  徐曜洲仔仔细细瞧他几眼,见他此刻状况比刚才好了少许,松了口气道:“哥哥趁热喝了吧。”

  傅均城瞧瞧别人手中的麻辣鸭脖和香辣牛肉干,顿时抗议:“不是,凭什么别人都有肉吃,我就只能喝茶。”

  傅均城本来觉得自己还挺有气势的。

  偏偏嗓子还没能从刚才的状态中好透,听起来有些哑,让这份抗议顷刻间毫无威慑力。

  “驱寒的,”结果徐曜洲瞧他一眼,眼神比他还委屈,“我好不容易在附近找到店,才托人送来。”

  莫名有种满腔好意被喂狗后的心酸感。

  傅均城:“……”

  就显得他这个人很不ok。

  尽知道欺负人。

  空气中隐约飘来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傅均城吸了吸鼻子,只得端起那小碗浮着姜丝热茶,小尝了一口。

  其实也不是很难喝。

  只是有些烫嘴。

  况且肚子里的馋虫早早被勾起来,傅均城喝得很慢,几乎抿一小口茶,就得瞅瞅别人小矮桌上的美食,说是望眼欲穿都不为过。

  直到喝完最后一口,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了。

  傅均城长叹一气,清了清嗓子。

  徐曜洲问:“嗓子还不舒服吗?”

  “有一点,”傅均城把下巴往羽绒服衣领里缩了缩,不以为然道,“休息会儿就好了。”

  一边说着,傅均城拿眼偷偷打量了会儿半晌没吭声的徐曜洲,心想不会吧,他真的一点点都不配吃?

  不说大块大块的肉,连个麻辣鸭架子都没有?

  恰好张尘泽走近,狐疑嘀咕:“这怎么还多给了我一份海鲜粥,分量挺足的,vip豪华版吗?”

  徐曜洲:“……”

  在傅均城好奇的注视下,徐曜洲抬眸望去,一脸:给你吃你就吃,怎么这么多废话的表情。

  张尘泽半信半疑:“真给我的啊?”

  傅均城评价:“看起来好像还不错。”

  张尘泽正色说:“不错是不错,不过曜洲你变了。”

  傅均城:“?”

  傅均城看看徐曜洲,又看看张尘泽,八卦道:“什么意思?”

  张尘泽痛心道:“你以前从来不会忘记我不吃葱的,时间就是金钱,你知道葱花挑起来有多费劲吗?”

  傅均城试探问:“这碗放了葱花?”

  张尘泽叹了口气,不置可否。

  傅均城说:“你不吃的话我帮你吃?”

  张尘泽:“嗯?”

  傅均城强调道:“我挺喜欢的。”

  徐曜洲:“……”

  能不喜欢吗。

  本来就是点给傅均城的。

  只是眼见着傅均城着了凉,唯恐对方加重感冒,他才拿给张尘泽。

  虽然留给他自己也不是不行,可就怕傅均城不依不饶地想蹭几口。

  他总是拿傅均城近乎撒娇的语气没辙。

  不等张尘泽搭话,徐曜洲站起身来:“天气冷,我们先回去吧。”

  好不容易快要到嘴的海鲜又要没,傅均城睁眼说瞎话:“还好啊,也不是特别冷。”

  徐曜洲说:“我冷。”

  傅均城:“……”

  徐曜洲问:“哥哥不跟我一起回去吗?”

  傅均城:“…………”

  那……

  行吧。

  傅均城搓了搓手呵气,也跟着站起。

  张尘泽莫名有种被喂满嘴狗粮的感觉,险些冲对面俩人翻白眼,忽然想到什么,又问:“忙吗,正好庆祝小城杀青,晚上一起吃个饭?”

  徐曜洲看傅均城一眼,没立即说话。

  傅均城示意了下旁边人:“他大概没时间,得马不停蹄赶回剧组去。”

  张尘泽也没想到傅均城直接替徐曜洲回答了之余,跟对方的发言人似的,半个字没提自己,又问:“那你呢?”

  傅均城这才说:“有个试镜。”

  张尘泽愣了下:“试镜?”

  傅均城:“嗯。”

  张尘泽:“冯导的?”

  说着张尘泽忽然想起什么,恍然大悟看了傅均城一眼。

  难怪之前冯征平总是有意无意跟他问起傅均城的事,敢情是为了这个。

  若说之前只是存着一颗惜才的心,极力向冯征平推荐傅均城。

  那这会儿,他可以说是真心实意觉得如果是傅均城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让眼前人发生这样大的改变。

  但明珠不会永远蒙尘。

  就像这个人,也该在银幕前发光发亮才对。

  傅均城杀青当晚,深渊的官博便在第一时间放出了傅均城的剧照。

  作为前后期形象反差巨大的炮灰角色,傅均城在剧里一出场便充满悬念,剧组自然也没准备在这时候就揭晓傅均城的真实身份。

  电视剧深渊:傅均城,你在深渊里看见了谁?

  配图是一张傅均城站在冗长巷道里的照片。

  照片中,傅均城头戴黑色棒球帽,身着一身黑色长风衣,衬得身子笔挺修长,却偏偏没个站相,痞里痞气斜倚在黏满各式开锁广告的红砖墙上,整个人散发着懒恹的气息,就连半垂的眸光都显得格外深邃,虚无地落在某个点上。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道斜斜照射进巷角的落日余晖冲淡了他浑身上下的锋利气焰,傅均城有半边侧脸似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连洒着一层霞光的头发丝都尽显柔软,配上乌黑清亮的眸子,一时间竟让人移不开眼。

  “靠靠靠!傅均城居然还是参演了???不是说角色被胡锋抢走了吗???”

  “啊,舔颜,我果然只是个颜狗罢了,啊啊啊啊啊!”

  “之前已经官宣过胡锋了,应该不是同一个角色。”

  ……

  “果然有人撑腰就是好,落选都能加戏。”

  “楼上的是胡锋粉丝吗???胡锋自己都不敢跳了,粉丝还这么嚣张吗?”

  “笑死,你家那位第三者插足破坏别人家庭,光这一点被嘲得还不够厉害吗,剧组这都不换角,天理难容。”

  “听说这部戏吴家的公司也参与了制作,导演又跟徐曜洲熟,果然关系户就是牛逼。”

  不提徐曜洲还好。

  一提徐曜洲,很多粥粉都炸了:“求不带徐曜洲好吗,胡锋什么样你们心里没个数吗,恶心哦。”

  傅均城本来也没准备较真。

  结果莫名其妙徐曜洲的粉丝就下场了,一时间在评论底下以压倒式的姿态呛得对面无话可说。

  傅均城仿佛被打了鸡血,也开小号混迹在徐曜洲粉丝间,怒怼对面好几层楼。

  由于突如其来的闹剧,傅均城的这张剧照牢牢占据热门第一。

  深渊官博就趁着这场热度,又发了一张傅均城的照片

  与之前的那张相似,只是半垂的眸光微抬,静默看向了镜头,面容俊秀、瞳孔湛黑,倒映着落日余晖的光。

  堪称颜狗的盛宴。

  “卧槽!!!!!”

  “突然就被击中心脏……”

  “我!可!以!”

  ……

  随后傅均城转发了官博的上一条微博:

  傅均城:我在深渊里看见了你电视剧深渊:傅均城,你在深渊里看见了谁?

  微博发出去,傅均城又瞧了眼自己的照片,发自内心评价:“我真是帅爆了。”

  正和傅均城语音的徐曜洲闻言也忍不住轻笑出声,默了几秒又道:“哥哥的试镜怎么样了?”

  “还不知道,等结果呢,”傅均城说,“估计得到你杀青之后了。”

  “也快了。”对面忽然停顿了一下,“对了,我记得哥哥怕黑?”

  傅均城:“???”

  这话题转得毫无征兆。

  傅均城不懂徐曜洲提这话的意思,没来得及询问,又听对方不急不缓道:“哥哥的工作行程有段时间是陈肆在负责,最近有节目组提起,想问哥哥对密室逃生的综艺有没有兴趣,想让哥哥做一期飞行嘉宾。”

  傅均城:“密室逃生?”

  徐曜洲说:“既然哥哥害怕的话,我让陈肆帮你拒了?”

  酷boy的字典里怎么能有“害怕”两个字。

  傅均城下意识嘴硬回:“谁害怕了?”

  徐曜洲没吭声。

  傅均城哼了哼,不服气道:“从来没怕过好不好!”

  徐曜洲半信半疑:“是吗?”

  傅均城:“……”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71019:00:0020210715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离、顾清弦弦、217.、47035987、快更新鸭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0瓶;半盏5瓶;睢绿4瓶;380117663瓶;喻奎2瓶;球球滚动中、53055882、今天更新了吗、挑剔而又贫穷、橙汁儿、我在哦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