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71 章 第 7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均城后知后觉,愈发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知道徐曜洲不是徐家的亲生儿子,他明明应该很惊讶才对。

  可莫名的,仔细想想,又仿佛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意外,他好像理所当然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但傅均城很快就说服了自己。

  或许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好像再有点什么,也不是那么离谱了。

  可偏偏在跟徐夫人见面这点上,傅均城莫名很是紧张。

  紧张到晚上没睡着。

  傅均城本来最近睡眠的就不好,被这么搅合,隔天醒来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左思右想,傅均城还是觉得不行。

  他跟徐夫人吃哪门子的饭?

  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吧?!

  傅均城嘴里还叼着牙刷,来不及冲洗嘴边的牙膏泡沫就蹭蹭蹭跑出盥洗室。

  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徐曜洲正在厨房捣鼓什么。

  傅均城瞧着怔,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忽然又忘了,纳闷瞅了瞅脸黑线的徐曜洲好几眼,又瞧瞧锅内烧焦的大片,好奇问:“这是什么?”

  话刚说出口,傅均城就被油烟呛得捂鼻咳嗽几声。

  他的眉头蹙得老紧,然后忽地反应过来,在徐曜洲言难尽的眼神下强装镇定,把手撒开。

  徐曜洲也皱了皱眉,比他皱得还厉害。

  傅均城心想莫不是徐曜洲最近接了什么综艺,万年不下厨的某人竟然开始新的挑战,秉承着团结友爱的良好美德,傅均城强行给徐曜洲挽尊:“没事,挺好的。”

  徐曜洲看起来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抿了抿唇,别扭问:“哪里好了?”

  傅均城探头指了指:“这不挺好的吗,烤鸡翅。”

  徐曜洲:“……”

  徐曜洲的眼光微动,表情更委屈了,纠正道:“是可乐鸡翅。”

  傅均城点点头,表示赞同:“真厉害。”

  徐曜洲:“……”

  虽然傅均城的夸奖已经尽量表现地很有灵魂了。

  但听起来却不是很有灵魂。

  徐曜洲看他眼,似乎在解释:“本来挺好的。”

  傅均城:“嗯?”

  徐曜洲说:“可是倒可乐的时候突然就冒火了。”

  其实在此之前,徐曜洲觉得自己的厨艺虽说没有到令人惊叹的地步,但好歹也算说的过得去。

  谈不上味道有多好,不过能保证自己不饿死。

  可对方跟他不样。

  那个人身娇体贵,怎么能跟他样凑合地过日子。

  上辈子没机会,他便想这辈子试试。

  可没想到出师不利。

  徐曜洲想了想,又补充了句:“我记得你喜欢吃。”

  “有吗?”

  傅均城没太多想,上下瞧了徐曜洲几眼,见对方没事才放下心来:“你小心点,炸了厨房不要紧,你自己可别出事。”

  徐曜洲眨眨眼:“哦。”

  傅均城莫名又被逗乐了,笑着笑着,又笑不出来了。

  差点忘了正事!

  估计是傅均城变脸变得实在太快了,连徐曜洲都懵了下,忍不住问:“怎么了?”

  傅均城为难道:“就你之前说起吃饭的那件事……”

  徐曜洲颔首,表示自己在听。

  傅均城斟酌了下用词:“我觉得要不还是算了,你们母子聚餐,我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徐曜洲的表情虽然有几分失落,但还是道:“哥哥不想去就不去,不要紧的。”

  正打算据理力争的傅均城呆,差点没回过神来。

  就这样?

  这样就答应了?

  那他之前做那么多思想工作是为了什么?

  就是这茫然间,傅均城忽然感觉嘴角凉。

  徐曜洲抬手,指腹轻轻在傅均城的唇边擦了下。

  傅均城:“?”

  徐曜洲说:“嘴角有牙膏的泡泡。”

  说着徐曜洲还特意拿手给他看了下。

  徐曜洲不解问:“所以哥哥刚才匆匆忙忙跑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吗?”

  傅均城:“……”

  可不是么……

  但傅均城没想过居然暴露地这么快。

  瞬间,之前因为要去见徐夫人,心里不可抑制涌起的紧张感瞬间又猝不及防地冒出来,打得傅均城措手不及。

  就显得他突然很紧张。

  后知后觉,更紧张了。

  不过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承认。

  傅均城正色道:“也不是。”

  徐曜洲:“嗯?”

  傅均城想了半天,好不容易憋出几个字来:“你要不要试试我的厨艺?”

  徐曜洲愣了下。

  只依稀记得上辈子对方口味挑剔的很,但从没见傅均城摸过厨具。

  这让徐曜洲有些犹豫:“哥哥还会下厨?”

  本来傅均城也觉得没什么,可莫名其妙从徐曜洲的眼里看出了几分他看不懂的情绪,想了想,理所应当把这份感情归于震惊,下意识接话:“我怎么就不能下厨了?”

  徐曜洲定定盯着他看。

  傅均城骄傲道:“我泡的泡面可好吃了。”

  徐曜洲没吭声。

  傅均城说:“下次尝尝?”

  结果徐曜洲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更沉。

  傅均城没在意,只惦记着赶紧转移话题才好,心不在焉张了张口,正准备再说点什么。

  屋外,门就是在此时此刻被敲响的。

  同时间,徐曜洲的手机铃声也响起来。

  傅均城在徐曜洲把电话接起的时候,清楚听见了门外的声音

  “小洲啊,你在家吧?”这嗓音温声细语的,“我提前出门了,也没哪里去,就想着到你这里来看看。”

  傅均城:“……”

  能听得出来,对方展现了极为良好的家教,半点嫌弃的语气都没有:“你怎么住在这么偏的地,之前你云姨跟我讲,我还以为是你云姨记错了地址。”

  傅均城都懵了。

  徐夫人来了?

  这怎么就来了呢?

  傅均城连忙拉住徐曜洲,制止他下步动作。

  而徐曜洲也只是淡淡望他眼,似乎猜到傅均城心里所想,稍稍抬了抬眉,也没多说什么。

  隔着扇门。

  徐夫人极为贴心问:“小城他住哪里,等会儿咱们起去接他吧?”

  “……”

  “你在家吗?”

  傅均城疯了,脑海里疯狂运转,直在

  是躲卧室里去?

  还是躲洗手间里?

  二者中间反复纠结。

  结果傅均城还没来得及抬脚,就被徐曜洲问住:“哥哥要去哪?”

  傅均城脚步顿,也没料到自己的那点心思居然被对方摸得干干净净。

  徐曜洲提醒他:“躲起来的话,如果被发现不是更解释不清吗?”

  傅均城:“……”

  就……

  有点道理?

  他问心无愧,躲什么躲?

  但这个念头刚冒上来,傅均城就心虚了。

  想想之前酒后的糊涂账,他好像也没有那么问心无愧。

  五分钟后。

  傅均城穿着简单且干净,清清爽爽坐在餐桌前,瞧见徐夫人时脸上露出格外惊讶的神色,第时间站起来迎接:“您怎么来了?”

  估计对方也没有料到会在徐曜洲的住处看见另外个人,也愣了愣。

  徐夫人瞧了瞧面色坦然的自家孩子:“这就是小城?”

  默了几秒,又补充:“你们就已经同居了?”

  虽然事实是这样没错。

  但这个词实在容易引人遐思,傅均城抢先徐曜洲步答道:“我之前没地方住,还好有曜洲好心收留我。”

  徐夫人若有所思多瞧了傅均城几眼,只觉得原本在网上就瞧着喜欢的孩子,此刻竟是越看越俊气。

  徐曜洲的脾气别人不清楚,她还能不清楚么,就那生人勿近的气场,要是不喜欢,甭管表面上装得有多好,恐怕天都不想人家多待,早就找机会把人给赶出去了。

  这么想着,徐夫人又多看了眼傅均城身上穿着的t恤衫。

  她记得徐曜洲也有件模样的。

  可能就是同件?

  记起之前徐曜洲私底下跟她的谈话,徐夫人又阵揪心。

  虽说其实也没能跟徐曜洲聊上几句,但她听得出来,这孩子死心眼,认准了就挪不开眼了,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另个人跟家里闹翻,可怜巴巴挤在这地方。

  徐夫人柳眉微拧,视线又定格在傅均城面前那盘烧焦的烤鸡翅上,时间看愣了,心里更加复杂:“你们就吃这个啊?”

  傅均城:“……”

  徐曜洲:“……”

  徐夫人心疼坏了,张口的同时手慢慢伸向自己那印有名牌logo的精致小皮包里,语重心长道:“第次见面,我也没有买什么东西……”

  傅均城:“???”

  傅均城眼瞅着对方这无比娴熟的动作,脑海里猛地窜出徐曜洲昨天的话来,登时更慌了。

  该不会真要甩支票吧?

  就因为看见他们同居了?

  “别,”傅均城急了,“别见外,不用的。”

  徐夫人丝毫不因为傅均城的话放慢手速,翻找了几下:“你这孩子,客气什么。”

  “真不用,”傅均城急就口不择言,“真的,我的妈欸!”

  对方的手顿,连眉梢都往下压了压。

  傅均城的心瞬间窜到了嗓子眼。

  他怎么可以在徐夫人面前说粗话!

  他得想办法弥补!

  但有点难。

  不过瞬息,傅均城脸不红,心不跳:“妈,真不用。”

  说着他咽了咽喉咙,字字清晰道:“曜洲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妈,您千万别跟我们见外。”

  “……”

  “我跟他见如故,比亲兄弟还亲。”

  徐夫人也没想到傅均城如此主动,稳了稳心神。

  是啊,都在起了。

  可不是比亲兄弟还亲么。

  她极其缓慢地从包拿出张小卡片来,咳嗽几声道:“不见外,我就是替我小外甥女要个签名,之前她看过你的密室节目,说很喜欢你。”

  傅均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