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五小说 >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 > 第 97 章 番外(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五小说] https://www.diwu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摄像头?

  什么摄像头?

  傅均城一时间还没能从梦中完全清醒,梦里他那老母亲把中式卧室活脱脱改成了婚房,除了那床大囍被子,窗上还贴着窗花,床头也挂着好几朵大红绸缎,要多喜庆就有多喜庆。

  乍然之间突然被徐曜洲这么一打断,茫然了好半天。

  傅均城迷茫问:“怎么是你?”

  话说出口,才回过神来。

  就见徐曜洲蹙着眉头,猝然之间变了脸。

  也顾不得是不是有摄像头,徐曜洲问:“不然是谁?”

  傅均城:“……”

  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傅均城忙松了手,准备倒打一耙:“我刚才说什么了?”

  徐曜洲垂着眼,看傅均城支着身子半坐起来,复述道:“结婚的事情以后再说。”

  傅均城点头:“是啊,有意见?”

  话音刚落,傅均城便见徐曜洲随意扫了几眼屋内,接着顺手把墙角闪着红点的摄像头拿围巾给遮了个严实。

  二人一时间都没有发出动静。

  直到徐曜洲将自己别在衣领的麦克风给拿远了,这才开口道:“哥哥刚才做了什么梦?”

  傅均城见状坐姿更加随便,打了个哈欠,含糊说:“还能有谁,咱妈。”

  徐曜洲微微一愣,错愕了半秒,又后知后觉,想到了什么:“我还以为哥哥反悔了。”

  傅均城望过去:“嗯?”

  徐曜洲说:“反悔了,所以想把送我的戒指拿回去。”

  傅均城瞧徐曜洲一眼,正准备调侃几句,倏地想到什么,朝徐曜洲投去怀疑的目光。

  傅均城问:“你故意的是不是?”

  徐曜洲的眸光不动,继续看着他。

  傅均城叉腰道:“又想骗我表白?”

  这话让徐曜洲的眼里多了几分笑意,温声道:“我可没有这样讲。”

  傅均城说:“现在网上都说当初是我追的你。”

  而且说的有理有据,惟妙惟肖,看得傅均城自己都快信了,就连“处心积虑”、“蓄谋已久”这样的词都用上了,逻辑链格外严谨。

  徐曜洲微一挑眉,傅均城以为徐曜洲不信,还特意拿到手机,找出当时的视频。

  画面是徐曜洲和傅均城二人以往的单人视频剪辑,配上经过变音的解说,那叫一个妙语连珠,活脱脱一假少爷和真少爷的爽文剧本。

  从真少爷得知自己的身世后一改往日消沉,奋发图强,顽强拼搏,勇闯娱乐圈,接近假少爷,二人产生无法言说的羁绊

  他追,他逃,他插翅难飞。

  只等假少爷坠入对方编织好的情网,心甘情愿为对方扫除障碍,助对方走上人生巅峰。

  而真少爷也假戏真做,对假少爷爱得不可自拔,甘愿为他放弃名与利。

  就很绝。

  瞧瞧,这是什么感天动地兄弟情!

  如果这都不算爱!

  评论里齐刷刷一片

  他好爱他!

  傅均城瞧着突然有些心情复杂,其实一个人看得时候还忍不住吐槽这些人脑洞真大,但偏偏这会儿徐曜洲在旁边,就

  好像还挺好玩的?

  但这想法刚刚冒出来,视频自动跳转。

  是傅均城和徐曜洲这次电影的剪辑,也不知道是不是闲得慌,还是久久没能从刚才那难以言喻的心情中回过神来,二人都没有点退出键,愣是让手机把彼此和谐待在一起下棋的几秒钟片段给播放完了。

  一直放到身着玄衣的傅均城突然抓住面色温润的徐曜洲,对方一席白衣狐裘,像是下一秒就跟跟窗外朦胧雪色融为一体。

  徐曜洲似对傅均城这一动作不解,茫然迎上傅均城的视线,唤了一声:“皇兄?”

  傅均城笑嘻嘻看着徐曜洲的眼睛。

  徐曜洲的眼睫轻轻一动。

  傅均城痞道:“我要的,你给吗?”

  徐曜洲的语气没有太多的波澜,平静问:“皇兄想要的是什么?”

  按傅均城的记忆,这里应该算是刚刚进入正片,点题江山。

  但弹幕充斥的整个屏幕,全都是

  他想要你啊!!!

  傅均城:“?”

  此时此刻,画面一转,是二人共同对付嫡太子的零碎画面,不得不说这粉丝剪辑的本事是真好,每一帧都充满了剧情性,尤其是配上渐进渐出的文字,活脱脱变成了另一个故事。

  小皇弟替二皇兄铲除太子一党,酒宴上,傅均城言笑晏晏与他人敬酒,四周全是恭维话,而徐曜洲却病恹恹待在宴席角落,静静看这位皇兄与他人把酒言欢,愣怔间,却见傅均城朝自己高高举杯,相视一笑。

  下一秒,是徐曜洲与恩师秉烛夜谈,对方相劝:“您应该把握机会才是。”

  徐曜洲眉眼弯弯,笑意却不达眼底,乍眼看去依旧是霁月光风、不萦于怀的小皇子,只是少了些许病气,但细看又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

  他轻飘飘道:“他想要的我给了,那我要的又该如何?”

  如暴风雨前的宁静,镜头缓缓移至跳跃的火烛。

  夜雨阑珊。

  倏然火光大亮。

  二皇子逼宫夺位,胜利在望。

  兵临城下。

  脚步声徒然响起。

  徐曜洲的住处依旧幽静昏暗,与外头相比,竟有种与世隔离的错觉。

  可他却走得急,硬生生将这片宁静给打碎,关切道:“病好点了没,二哥给你熬了药……”

  声音戛然而止。

  那盅亲手熬制的汤药伴着哐的一记脆响,混着鲜血摔在地上。

  他不可置信地捂住伤口,抬头望着昔日朝夕相处的小皇弟,看对方毫不犹豫将剑刺在他的心口上。

  徐曜洲风轻云淡笑道:“劳皇兄费心了。”

  随后天子驾崩,二皇子谋反,就地伏诛。

  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的赢家竟是不争不抢的幺子,而这先帝最小的儿子,也在父亲和兄弟相继逝世后,瘦了一大圈,哀痛欲绝。

  但也是同时,这位被所有人称作至仁至善的君主,在夜里推开刚刚修缮不久的宫殿,

  下一幕,是傅均城穿着白色的里衣里裤,半坐在床头蹙眉望过来的目光,里衣的带子系得有些松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睡时弄的。

  画面旋即暗去。

  字幕伴着音乐进入视野

  “皇兄要的是这天下江山,但我却不一样。”

  “我只想要皇兄只看得见我,独我一人。”

  “二皇子死后,你只是你。”

  “你是我的。”

  弹幕炸了

  这么带感的吗??!

  玻璃渣里找糖,我好快乐……

  洲而傅始是真的!

  傅均城:“???”

  傅均城一脑袋问号,这么狗的吗?

  他拍了这些东西?

  傅均城额角忍不住抽了抽,还没来得及讲话,抬眸就撞上徐曜洲带笑的眼。

  傅均城:“……”

  徐曜洲:“哥哥平时也看这些吗?”

  傅均城眉头一跳,斩钉截铁道:“当然没有!”

  徐曜洲:“是吗?”

  傅均城:“那当然!”

  徐曜洲说:“剪挺好的。”

  傅均城:“……还行吧。”

  徐曜洲:“哥哥下次再看的话,可以顺便一起给我发个链接。”

  傅均城:“???”

  傅均城还没说话,就看见徐曜洲眼里藏都藏不住的戏谑,恍然大悟这人就是故意这么说,耍着他玩的。

  傅均城顿时不干了:“你变了,你都不问问我晕车还难不难受。”

  先下手为强这件事,傅均城一向很擅长。

  徐曜洲哭笑不得看他一眼。

  傅均城说:“你变了,世界都变了。”

  徐曜洲瞧着他,忽然低笑了一声:“我倒觉得哥哥现在的气色还不错。”

  傅均城:“……”

  啧。

  就……

  孩子大了。

  不好骗了。

  结果又听徐曜洲要笑不笑地出了声:“要不然我主动跟所有人澄清一下,哥哥说不定就高兴了?”

  傅均城心里正吐槽,闻言莫名其妙瞅过去:“澄清什么?”

  “处心积虑是我,蓄谋已久是我……”徐曜洲微微侧了下脑袋,视线落在傅均城清亮的眸光里,明明笑着,语气却认真。

  “是我不小心窥见了那轮月,好不容易才追上的那道光。”

  作者有话要说:白月光本光

  感谢大家的地雷和营养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